《拐個老婆當ceo》 前言:必看!不認真看就看不懂文 本來打算年后再開新書的,覺得自己寫了一本挺牛的流金時代,就想讓自己像那些大佬一樣,享受三個月自由自在的時光,結果我群里的小伙伴們太能催了,催的我每天面上跟他們嗨聊,內心里直冒冷汗,然后麒麟編輯也超好,投稿一小時回復,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不發文。 所以,沒有存稿,沒有存稿,沒有存稿,就發文了,哈哈哈聽到我魔性的笑聲,你們知道我的內心是什么樣的嗎 但是想想,寫文,不就是應該帶著沖動的激情放飛自己嗎所以,我不知死活的就這么開了我要飛 咳咳,說正事以下是十八級重點,必須認真看,并且記住了,免得之后又問這個問題,我就不回答了,辛苦大家了 因為我和大家一樣,都太喜歡流金時代里江東、姜西、江東西一家人了,所以,那一家三口的人設,我拿到了這本拐個老婆當ceo里這本書原來叫跟著感覺走的但是為了更符合網文,編輯給我改了,說好了,以后火了再改回來,名字能不能改回來,就全看你們的正版訂閱支持力度了 顧名思義,人設就是人物性格、背景的設定,不包括時代背景和年齡背景的設定,因為年齡和時代背景肯定是對不上的,大家不要較真兒這是重點,我說完了啊 再說一個重點,我是一個嗜刪差評為樂的作者,但我從來不買好評,雖然我會在讀者群里不要臉的求好評,這個可以保證原因在上一本解釋過很多次,就是我覺得每個人的文化背景,年齡背景,生活背景都不一樣,你一個讀者代表不了別人。 你不喜歡看,退出慢走,歡迎下次再來,也許你過段時間,或者過一兩年,心境變了,想法也會跟著變,又覺得我的書好看了,又回來看了,又會收獲另一番體會,都不一定,所以,寫那個差評那么辛苦,你何必累你的手和腦子,你不心疼自己我都心疼你們,我輕輕點一下就沒了,何必呢 假如你真的是喜歡這個文,覺得哪里有問題,我是非常歡迎這樣的讀者加我,把意見單獨發給我,當然接不接受在我,但只要是我認為好的意見,我一定會虛心接受,還會感謝你期待大家來給我提意見,畢竟我也希望我的書寫得更好嘛q群209504061 如果還有人不能理解我的說法,請參考頭條震驚,某淘寶店主持刀千里追殺差評買家 最后,強烈推一波已經完本的流金時代,雖然只有一百萬字,但就是因為沒灌水而已,不是爛尾,想留一部精品,所以決定不灌水了 除了因為這本書真的是曠誆世人奇奇葩作,正能量攻的你流鼻血,狗糧撐的你想戀愛,刀子扎得你想回爐令造笑到讓你飆淚,虐到讓你撓墻不夸張,不信來驗 還因為,這本書里男女主角的女兒江東西,是拐個老婆當ceo的女主角那她的父母肯定也是重要的大龍套,如果你了解一下女主角的背景,這篇文你也會看得更加有滋有味有咸有甜 然后這本拐個老婆當ceo時代背景,我就不具體說哪年到哪年了,別問,問就是現代,反正就是最近幾年發生的事兒。這里是重點,我說過了啊希望不要有人再問這是哪年的事兒啊這句話在那一年有人說過嗎嚶嚶嚶,再聽到這樣的問題我又想撞豆腐了 還要說啥呢就是求各種支持唄你們不支持我,我就撞豆腐自殺去關鍵時刻給你們卡文,把你們都寫到龍套里三分鐘領飯盒,還讓你們在角色里當舔狗,舔半天什么也舔不著那種哼哼哼 然后,這里跟其他渠道的讀者說一下,首先肯定最期待你們來讀書a正版支持我,因為只有這里作者才能分到錢,其他地方分的非常少,你以為你花錢支持了我,但其實,我并沒拿到幾毛,所以,期待所有讀者來“讀書”a支持。實在不方便來的,也希望免費期間,一定要下載一個“讀書”a來支持我。 所有人,所有人,免費期間收藏,追看盡可能不要養文,實在要養文,每天點開一下,假裝你看了,這樣編輯后臺才會看到有人收藏、追定我書的數據,所以,這個對我來說,非常非常重要,在此坤華先謝謝大家了,苦逼寫手真的難熬沒數據就沒推薦,沒推薦就得自宮,大家都懂的謝謝 然后,又想到了一點事,我這篇文,采訪了很多專業人士,此外還有我群里的讀者小伙伴,三教九流各行業都有,跟大家聊天真的很漲知識,所以我經常水群水的忘寫書大家都知道,我是個專業水群,兼職寫書的作者,水群真的太快樂了,嘿嘿很多人給我講了很多他們親身經歷的故事,我都寫到書里了,每一個角色人名,都是讀者小伙伴的龍套角色,所以,重點在這里,如果你也有興趣把你的故事講給我,希望寫到書里,加群來找我q群209504061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加個群騙不了你的財,也騙不了你的色,我只想騙點嘿嘿 關于投資,有的小伙伴可能還不知道,在看正版的小伙伴兒,一般情況下都有免費投資書的機會,我現在還沒有簽約,但是已經內投通過了,所以你如果有投資機會不要浪費了,我合同一簽完你就能賺到幣了,幾天的事。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ttvuvt.live 第1章序章 東北農村山溝溝里的一個山頭上,寒冬臘月,一對父子望著山下稀疏的幾戶人家煙囪中升騰出的裊裊青煙,在歡快地交談。 “爸爸,我以后想當大集團的董事長”。 “好啊如果我活著永遠支持你,如果我死了,在天之靈保佑你”。 “爸爸,當了董事長之后,是不是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呵呵,兒子,當了董事長之后也不能為所欲為。” “那我能買下那片山林送給爺爺放牛嗎” “你要是有很多錢,是可以的。” “山林背后那片陰暗之處,我能順便開發了嗎” “兒子,你記住,顯在光明之下的道路已經夠你這一輩子行走的,陰暗、神秘地帶不要好奇去涉足。” “爸爸,我有點兒聽不懂你在說什么。” “呵呵,兒子,以后你長大了就懂了。” “那我當了董事長之后,能想找幾個女人就找幾個女人嘛” “那你可得把渾身的皮繃緊了。” “為什么” “等你娶上老婆就知道了。” “放心,我不娶我媽那樣的”。 “不” “不什么” “你媽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 “昨天夜里11點半我看到她拿拖鞋把你趕出家門了。” “年輕人看問題要懂得看本質,不要總是看表面,你媽的可貴之處在于夜里11點趕我出家門,凌晨三點滿大街找我。” “那不是因為我媽讓你去住賓館,你給我媽發短信,說你在大橋底下藏的,還遇到了同樣離家出走的王嬸兒,說好的是藏,結果我媽一去就把你逮回來了。” “哈哈哈,兒子,等你長大了,爸爸會教你身為男人的基本求生技能。” “欺負我沒老婆。” “哈哈哈哈沒錯” “爸爸你剛才說那句如果死了就在天之靈保佑我是什么意思你得絕癥了嗎” “臭小子,干嘛突然咒我” “電視劇和小說里出現這句話的時候,必然是有人要死。” “滾犢子,我是電視劇里的人嗎我是小說里的人嗎我是你現實中的爸爸,我才不會那么早死呢,我要等著看到你的孫子,我要打他屁股,以此來報了你這些年磨我的仇。” “哈哈哈,就這么定了” 那一年爸爸帶鄭白到東北農村爺爺家里做客,爺爺靠養牛為生。 鄭白家住在東北一個小縣城里,鄭白的爸爸原本有更好的工作機會,但他卻自愿選擇在生他養他的村上做一名工資微薄的山村小學教師。 他說這樣既方便照顧爺爺和奶奶,又可以為中國的教育事業盡一分微薄之力,大城市不缺他這樣的老師,但農村卻很需要他,所以他年輕時每天要騎十公里自行車,穿越小山坡和土毛路去上班。 鄭白媽在小縣城里開了一家小旅館,節儉持家、經營有善的她,讓這個家的經濟滋潤了不少。后來條件好了,鄭白媽給鄭白爸買了一輛電動自行車,這讓鄭白爸對自己的老婆更加深愛不已了。 那一年跟爸爸的對話歷歷在目,一晃十年就過去了,鄭白22歲了,大學畢業后,他說他要去大城市鐵嶺闖蕩,他要成為大集團的董事長。 鄭白媽得知鄭白想拿著家里10萬塊存款去大城市鐵嶺開旅館,她拿著菜刀滿院子追鄭白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ttvuvt.live 第2章幸福一家人 “鄭白,你這個小兔崽子,你把十萬元的定期存折給我還回來,還有三個月三年的利息就到手了,你要是現在取走了,這三年就白存這個定期了。再說了,我辛苦半輩子開小旅館,跟人家點頭、彎腰、當孫子,賺錢供你上大學,是為了讓你開小旅館的嗎我是為了讓你有大出息的,你要是早告訴我,你的理想是開小旅館,小學畢業你就可以跟著我干了,何必還浪費我那么多學費和心血。” 鄭白家是獨門獨院的瓦房,坐北朝南東西各一間臥室,中間一間是廚房,兩個臥室的一半面積都是炕,鄭白被她媽舉著菜刀追得從東屋炕上逃到西屋炕上,又從西屋炕上跑到院子里轉圈圈。 一邊跑,鄭白一邊氣喘吁吁地說,“媽媽你先把菜刀放下,刀劍無眼啊,萬一你把我細皮嫩肉劃傷了,最心疼的不還是你呀我跟你說,我去大城市不是為了開小旅館,我是為了開大旅館的,我要去做董事長的。” 鄭白媽一聽這話,更加火上心頭,氣得臉上的表情都有點扭曲了,“你奶奶個腿兒,你還董事長呢你把長字給我去掉,你能懂事點我就謝天謝地了” “哎呀”鄭白一臉一驚一乍,“我要跟我奶奶告狀去,你罵她了。” 鄭白媽,“”。 “媽的”鄭白媽又罵了一句,剛想再去追鄭白,結果鄭白又說話了。 “你罵自己干嘛呀不許罵自己,你不心疼,我還心疼呢” 鄭白媽眼圈一下紅了,一時間身子不動了,好像憋火了似的。 半響,她嘆了口氣,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邊拍地,一邊哭喊著,“你這個死小子,想氣死我呀你知道我攢那十萬元有多不容易嗎那是我給你留著說媳婦的錢,你這要是拿走了,禍害沒了,以后娶不上媳婦怎么辦呀” 鄭白見自己媽媽哭得那么傷心,剛想說放心,你兒子可以靠魅力征服媳婦,不會做一輩子單身狗的,結果,她媽又搶先說了一句 “你做不做單身狗,我都不關心,但你不能耽誤我抱孫子是不是做人得地道點,做兒子更得地道點對不對” 鄭白,“”他把要說的話生生咽了回去,嗯有點噎 “趕緊把存折給我拿回來。” 見媽媽這么堅持,鄭白趕緊把爸爸給他的存折從身上拿出來遞給了媽媽,然后他坐在媽媽身邊,伸手摟住了抹眼淚的媽媽,笑著說,“別哭了,我沒想拿這些錢呀,這不是昨晚我爸給我的嘛” 一起生活這么多年,鄭白怎會不知道,爸爸工資微薄,媽媽經營小旅館,除去一家人的開銷,得多辛苦才能攢下這十萬元啊 爸爸鄭忠實對鄭白的教育黑白分明,清晰可辨,鄭白所需要的,鄭忠實全都盡量滿足,不需要的,鄭忠實也不會過分溺寵,所以,在鄭白提出要去大城市創業的時候,爸爸就把媽媽鎖在堂箱里的十萬元存折偷出來拿給了鄭白。 他是這樣對鄭白說的,“這是我跟你媽的全部家當,你悠著點用,不需要花錢的地方別浪費,真需要了,謹慎做好決定了,該出手時就出手,你盡全力努力過,即便失敗了,爸媽也不會怪你的,還有,爸爸信任你” 信任他,并不是信任他一定會成功,而是信任他不會胡來,只要是他認真對待的,即便錢用光了,爸爸也不會怪他 鄭白看著爸爸嚴肅的神情,內心暖得一塌糊涂,但他又想說爸你說得很感人,可惜你代表不了我媽呀,我要是把這些錢拿走了,估計你以后就沒好日子過了。 鄭白低頭笑了笑,卻伸手收下了存折,原因是,他長這么大還沒見過這么多錢的存折,他就想摟著這存折睡一晚上,放自己懷里熱乎熱乎,體味一下巨款在懷的感受,第二天再還給他媽媽。 結果沒想到,她媽凌晨五點鐘起來上廁所的時候,突然感覺左眼皮跳了幾下,她就神經敏感地說,“不好,左眼跳財,右眼跳禍我家怕不是要破財呀” 心里有了這個念想,她第一時間就奔著自己藏存折的地方,然后他爸在她媽河東獅吼發飆之前,老老實實跪在炕上坦白交代了自己干的好事,就是他把存折給了鄭白。 凌晨五點到八點,鄭白媽一直坐在鄭白臥室門口等他醒來,等鄭白一起來開門,她媽逮著了就要存折,鄭白一跑,她媽就覺得鄭白這是想造反呀,便拿著菜刀開始追趕。 其實呢,這只是一種相處方式,她哪會真砍自己的寶貝兒子。 此刻收回了十萬塊的存折,她媽媽那張略帶細紋的臉,立刻六月雷陣雨轉艷陽大晴天。 “哎呀,我就說吧,我大兒子怎么可能那么不懂事,把自己說媳婦的錢都給拿走呢,你放心,這錢媽都是給你攢的,萬一你以后要是沒混出個人樣,那管他貓啊、狗啊,只要是母的,我怎么都得給你娶回來一個不是” 鄭白,“”。 鄭白在心里暗自發誓,就沖著他媽這番話,他也一定得混出個樣來,不然真是太可怕了 “兒子,你什么時候去大城市鐵嶺啊”等鄭白媽把存折收好了,便看著鄭白問。 鄭白說,“我跟呂浩、王岳這倆哥們約好了,我們明天就打算走。” “明天就走啊這么急啊” 鄭白媽想了想,從兜里掏出三千塊錢,然后塞到了鄭白手里,“窮家富路,出門在外還是得帶點錢,你到了那里先找工作,能找到更好,要是找不到啊,等錢花光了,你就趕緊回家來,啊” “我知道了媽”鄭白笑著把三千塊錢裝了起來。 鄭白媽又拉著鄭白的手說,“你要是運氣好,找到工作了啊,一定要好好干”。 這時鄭白爸一腳門里一腳門外,橫跨門檻走出來,聽到鄭白媽的話,意外地微笑了下,似乎對她的話意外又滿意,只是,滿意的表情在鄭白爸臉上沒過兩秒鐘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ttvuvt.live 第3章好男兒不負青春 就聽鄭白媽又說,“你好好干歸好好干,但你不能傻干活知道嗎兒子,你得多長眼色,要學會對領導說好聽的話,拍馬屁啊,聽起來這行為有點丟人,但是我跟你說兒子,它管用,不管是三歲孩子,還是七老八十的古董,沒有人不愛聽奉承的好聽話,干活什么的,你也不能往死里干,傻干活的人不會有什么出息,遇到麻煩事了,你也要懂得躲開,不要噴身上血,這樣你才能活得長久,明哲保身知道嗎你這張嘴,除了要說好聽的話,你還不能得罪人,不能隨便給人打抱不平,免得連累自己挨刀子知道嗎你”。 鄭白聽著他媽媽的話笑。 “我說你別笑,這可都是我這些年開旅館總結出的生存秘籍,你學不會我這一套,你怎么能混出個出息來啊” “行了行了,這一套被你運用的那么熟練,我也沒見你多出息,你別教我兒子那些歪門邪道,當初我給兒子取名叫鄭白,意思就是,我希望他成為一個正直、清白的人”。 鄭忠實轉眸看向鄭白說,“你別聽你媽的話,你要聽我的,你要做一個正直、清白、坦蕩的人,好好工作,憑能力賺取說話權,大丈夫能屈能伸我贊同,但拍馬溜須、趨炎附勢,那是羞恥的事,凡事你做到為心無愧,半夜你才能踏實安睡,否則,就算你將來事業有成,你也無非是一個渾身透著臭味兒的暴發戶,我不希望你變成那樣的人。” “暴發戶怎么了暴發戶怎么了我這輩子最大的理想就是當暴發戶,可惜我沒本事。” 鄭白爸有些生氣了,“你跟我過了這么多年,身上的那股子惡俗氣一點也沒變。” 鄭白媽覺得好像尊嚴受損了,臉上更加憤怒,“對,我惡俗,我就惡俗了,但也比你這個窮酸好啊,這些年要是沒有我的惡俗,靠你在農村小學教書那點工資,我跟鄭白都得喝西北風撐死你還能見到十萬塊錢存款,是我讓你開了眼界了吧” 鄭白爸看著鄭白媽說完這番話,眼圈紅紅地看了她一會兒,然后沒有再跟自己的老婆爭吵,而是轉身回屋里了。 鄭白媽瞪了鄭忠實的背影一下,然后嘆了口氣,似乎自己吵架占了上風,出了口氣。 “媽你那張刀子嘴,把爸都給說傷心了。”鄭白幽幽地眼神看著他媽,試探性地開口。 鄭白媽愣了一下,隨即眼圈也紅了說,“他那張嘴也挺毒的呀,我就不傷心啦” 鄭白笑著說,“你們倆都一起過這么多年了,他是什么人你還不知道,一把年紀還活得跟白紙似的純潔,以前你不還跟我夸我爸嗎你說他放棄利益去做了山村小學老師,你覺得他特偉大,你特崇拜他,所以你再苦再累也是幸福的” 鄭白媽又愣了一下,“我說過這話了” “當然了,你都忘了”鄭白拉著媽媽的手笑著反問。 鄭白媽眨巴眨巴眼睛,“好像有這么回事,哎呀,現在物價越來越高,生活的沙粒呀,都把我原本那點崇拜你爸的心快磨沒了,我有時候就特別羨慕那些大老板,有錢人,就比如說你三表叔,當年他可是跟你爸借了五百塊錢去鐵嶺創業的,也不知道他怎么就發財了,聽說是倒騰鋼筋的,這么些年了,他都沒說回來回報一下你爸爸,這個白眼狼,你這次去鐵嶺,甭跟他客氣,他欠著我們的人情呢”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媽你快進屋去哄哄爸吧,可能在屋里掉眼淚了,哭了”鄭白一邊說,一邊轉頭看向屋里,好像真的看見他爸哭了。 “啊真的呀,死老頭子,得,我去哄哄他,哎呀,你爸呀,這老了老了,還老得讓我哄,沒事還擠兩滴貓尿,真是的” 鄭白媽一邊埋怨著,一邊大跨步進屋去哄鄭白爸了。 不一會兒,鄭白在院子里就聽見屋里傳出一些嘀嘀咕咕、嘰嘰歪歪,鄭白媽小聲哄孩子一般的聲音。 “別生氣啦,我錯啦,你是人民好老師,我是老師的老婆,我跟著光榮,以后我不說了還不行,你是師專畢業,我是小學畢業,嫁給你我賺大發了,親愛的老公,別生氣了,老婆最愛你” “噗” 鄭白聽到他爸沒忍住笑一聲,他也笑了。 這是他們家的常態,名為小吵怡情。 他記得小時候,她媽媽開旅館特別辛苦,經常要后半夜起床接待客人,那時候,他爸媽吵架都是他爸爸哄他媽媽,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好像是經濟越來越好了,她媽媽的收入成了他爸爸收入的十倍,她媽媽雇了服務員,沒有那么辛苦了,兩人再一吵架,倒反過來都是鄭白媽哄鄭白爸了。 曾經鄭白媽對鄭白說,“我現在賺錢比你爸多了,要是不哄著他點,他可能會自尊心受不了” 鄭白便明白了,媽媽有多么的深愛著爸爸,而爸爸這個清高的人,也從來都深愛著這個在他口中被稱之為惡俗的女人。 他們就是這樣,看著彼此的優點互相欣賞,看著彼此的缺點,互相包容,相濡以沫、相輔相成,有時候也互相拆臺地度過了這半生幸福的婚姻。 鄭白,就是在這樣一個幸福的家庭里長大的孩子,因此,即便爸媽吵架,他也感受不到冷漠和負能量,依然覺得吵架也能吵出感動來。 第二天,鄭白和發小呂浩、王岳收拾了簡單的行囊,一起走出了他們一起長大的小縣城,直奔大石橋火車站。 他們三個之所以選擇去鐵嶺,主要是因為鄭白從小就聽父母說他有個三表叔,當初跟鄭忠實借了五百塊錢,到鐵嶺去闖蕩,然后發大財了。 他們都想著大城市有熟人會好辦事一些,更何況鄭白媽總是說,那個三表叔欠他家人情,鄭白倒是沒想去討什么人情,他只希望在那邊能暫時有個落腳的地方,容他去找一些大酒店、旅館相關的工作,他是想去大城市偷師學藝的。 三個年輕人在候車室等車的時候,便開始興致勃勃地熱聊。 王岳說,“打今天起,我就不再是原本那個王岳了,我馬上就要是大城市鐵嶺人王岳啦” 呂浩說,“以后鄭白當了懂事長,我就是董事長秘書。” 王岳鄙夷地看著他說,“秘書啥呀秘書都是女的,而且必須是膚白、貌美、大長腿,楊柳、細腰、柳葉眉,你這樣的,可以給鄭白提鞋” 呂浩一臉不高興地說,“你才提鞋呢,我不提鞋” “提啥鞋呀,真是的,都是哥們兒,我要是當了董事長,你們都是大股東,所以,咱兄弟三個好好干,不干出個名堂,絕不”鄭白轉著眼珠想。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ttvuvt.live 第4章拐走我閨女十萬元算彩禮定金 第4章拐走我閨女十萬元算彩禮定金 “不成事,則去當和尚”王岳大聲喊。 鄭白伸出拳頭,呂浩和王岳同時覆上,卻聽呂浩和鄭白同時大聲說,“不成事,王岳去當和尚” “我去”王岳反應過來,立馬反駁,“要當三個一起當,一個和尚沒水喝” 呂浩說,“三個和尚也沒水喝呀只有兩個和尚有水喝” 鄭白說,“沒事,我不跟你們掙,你們倆抬水,我只負責喝。” “你可真是個精啊當我們都是傻小子呢” “哈哈哈哈”三個人同時大笑了起來。 此時此刻三個人都沒有想到,幾年后,三個和尚沒水喝的戲碼,真的在他們身上上演了。 “啪”的一聲,就在三個人樂呵的時候,一只纖細的長手扣在了他們三個的拳頭之上。 “不管你們去哪干什么,都算姐姐我一份” 三個人一轉頭,看到的是鄰居家的女發小許梓涵。 王岳不解地問,“我們老爺們出去闖江湖,要干的都是大事,你這個小老娘們兒跟著干什么” 許梓涵立刻不悅地說,“你才老娘們兒呢我才二十歲怎么就老娘們兒了真是的,認識這么多年了,還是一點默契的感覺都沒有,咱倆命里相克,你離我遠點。” 王岳嘴巴一翹,“你沒聽說過一句話嗎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許梓涵立刻穿過王岳身邊,走到鄭白旁邊挽住鄭白的手說,“跟你當然是相忘于江湖,但我要跟鄭白哥相濡以沫” 鄭白,“”。 鄭白望了一會兒天兒,默默把手臂從許梓涵懷里抽出來,而后說,“你一個年輕女孩子,跟我們去確實不太合適呀。” 如果王岳的話,許梓涵還沒當回事,鄭白的拒絕一下讓許梓涵紅了眼,她看著鄭白,突然神情變得沉重地說,“鄭白哥,我就是想離開那個家。” 說到這里,許梓涵深吸了一口氣,眼圈濕潤了,似乎要用一些力氣,才能壓下心中那股酸楚的情緒。 “昨天我聽翠英阿姨跟我說,你們要去大城市闖蕩,我興奮得一晚上沒睡覺,就惦記著今天跟上你們的腳步,其實我早就想去大城市看看了,怎奈我一個女孩子,有點不敢,現在你們要去了,我覺得我的機會來了,鄭白哥,我雖然是女孩子,但我想自立,我也想創業,我也做過我當大老板,當董事長的夢,所以” “帶她去吧鄭白,我們都知道,梓涵的家庭比較復雜,她真的不適合留在那個家里,我覺得她留在那個家早晚會被她那個假哥哥毀了。” 這話是呂浩說得,許梓涵立刻用著一種感激地目光看向呂浩,她覺得,呂浩是懂她的人,但是她也知道,三個人中,做主的是鄭白。 “咳”鄭白嘆了口氣,這其中夾雜著一絲為難,但最終,他松了口,“行吧去看看,如果混不好,你再回來” 就這樣,三個人踏上了去往大城市鐵嶺的火車。 剛一坐上火車,鄭白的手機就響了,他一看是家里打來的,便立刻接了。 他媽媽王翠英大聲小氣,還充滿興奮地說,“死小子你行啊,你去鐵嶺就去鐵嶺唄,你還把梓涵那大閨女兒給拐走了,行,我兒子果然是有魅力啊。但是兒子我告訴你,你別光拐走就完了,你要早日給我整個孫子出來,那才叫真本事” “媽你別胡說”。 “孫女也可以啊現在這社會招商銀行比建設銀行好,要不是計劃生育,我怎么都會拼個女兒的,你” “行了媽,你聽我說” 這回沒等鄭白說完,她媽媽王翠英的手機就被別人搶走了,這個別人正是許梓涵的親媽劉菊蘭。 她一上來語氣非常不好,“鄭白,你這個小混蛋,你把我老閨女拐走了也不跟我說一聲”。 “阿姨我沒有”。 “我告訴你啊,拐都拐了,可三十萬元彩禮錢一分都不能少,等你從鐵嶺長本事回來,你得給我閨女在我們縣城里買樓,現在但凡有點本事的,誰不住高樓大廈還哪有人住瓦房啊這就是梓涵她中意你,不然就你家那個經濟情況,我根本不同意你知道嗎所以先讓你媽把十萬元彩禮錢的定金給了,后面等你賺了大錢再補二十萬,就這么說定了啊” “阿姨你真的誤會了,我沒喂,阿姨” 還沒等鄭白說完,對方已經掛了電話。 鄭白看著手機氣得說了一句,“這什么事兒啊” “呵呵呵呵”王岳當笑話,看著鄭白笑得“咯咯”響。 呂浩看看鄭白,又看看許梓涵,眨了幾下眼睛,低下頭,似乎想隱去臉上的一絲沉色,卻又有些難為自己。 “嘻嘻”只有許梓涵似乎還挺開心的,她抱著鄭白的手臂,靠在他的肩膀上撒嬌,“鄭白哥,你就依了我媽唄,我會一輩子對你好的” “行了行了,別鬧了,帶你去,我得擔多大的責任啊都怪浩子,要不是剛才他說那翻話,我鐵定不會心軟。” “沒錯,呵,都怪我,那之后照顧梓涵的責任就交給我吧”呂浩神情有些晦澀,既有點尷尬又有點期待。 “當然交給你了。”鄭白一臉急赤白咧的樣子。 他的樣子似乎刺痛到了許梓涵,她臉上原本有些甜的表情被凍住了似的。 這時鄭白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哎呀,天哪,我差點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啥事啊你身份證忘帶了啊”王岳跟著一緊張。 現在出門在外,沒有身份證簡直就是寸步難行。 只見鄭白連給他回話的心思都沒有了,立刻把電話撥給了他媽媽。 “喂兒子啊,哎呀,總算把梓涵媽對付走了”。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ttvuvt.live 第5章錯位的感情 沒等他媽媽說完,鄭白立刻搶白說,“媽,你可千萬別把咱家的那點存款給梓涵媽媽啊” 鄭白媽立刻笑著說,“矮油兒子,這事你還擔心,真是太小看你媽我了,沒錯,剛才她確實在我這墨跡半天,要十萬元,還說什么梓涵這黃花大閨女跟你走這一趟,好說不好聽的,再回來就不值錢了。” 一聽這話,鄭白更急了,“媽我跟你說,我跟梓涵什么事都沒有,我也不會跟她有什么事,我們就是發小的伙伴,當個兄妹處處還行,再說這次也不是我要帶梓涵去的,是浩子的主意,她媽下次再來要彩禮,你讓她去昊子家要去。” 鄭白媽鄙夷地聲音傳來,“哎呀,就梓涵媽那個勢利眼的樣子,要不是大家都知道梓涵喜歡你,就我們家,她都看不上,哪還能看上比我們家更窮的浩子家啊,她還指望著把自己閨女賣個好價錢呢,要是賣不上價,她可能還有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心思,以前我聽她的話是打算讓梓涵嫁給她那個繼子的,這樣,她們家也省了一筆娶媳婦的費用,要不然給梓涵賣個好價錢,再拿那筆錢給繼子娶媳婦兒”。 因為幾個人坐的很近,手機稍微漏點音四個人就都聽見了。 呂浩看到許梓涵的臉色越來越白,立刻用胳膊肘捅了鄭白一下,鄭白這才注意到許梓涵的臉色,馬上跟他媽媽說,“媽媽咱不像個三八似的關心別人家的事啊,你只要知道,我跟梓涵沒什么,把存款看住就行了啊,不跟你說了。” 掛上電話,鄭白一臉總算放心了的樣子。 無意間一轉頭,他看到許梓涵用著幽怨的眼神看著他。 他一臉懵逼,“怎么了” 許梓涵眼圈紅紅的,眼淚含在眼圈里,語氣都帶著怨念,“鄭白哥,你就那么討厭我嗎” “我怎么討厭你了”鄭白不解。 許梓涵愈發傷心,聲音也大了幾分,“你對你媽媽說那些話就是討厭我的表現,好像深怕跟我沾上關系似的。” 鄭白立刻更加懵逼外加條件反射地說,“這怎么能叫討厭你呢我只是想讓我媽把家里的錢看住了啊,免得被你媽忽悠走了。” 也許是許梓涵眼里的淚水積蓄的太多了,此刻正好在鄭白話音落下的同時,她的兩顆豆大的淚珠落了下來。 鄭白看著她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內心里產生的不是憐香惜玉而是莫名其妙的不耐煩,“我靠,你哭什么我沒欺負你呀” “你就是欺負我了” 許梓涵突然帶著哭腔大喊了一聲,那情緒就好像是內心或者說自尊受到了極大的傷害,整個車廂的人都聽到了。 鄭白立刻尷尬地朝周圍看了看,然后暗自嘆了口氣,低下了頭,決定不跟她計較。 “既然這么討厭我,我回去好了。” 許梓涵說著起身就朝車廂門口走。 “梓涵再有半個小時就到鐵嶺了,你往哪走呀” 呂浩一臉擔憂,回頭,他對鄭白說,“你倒是去哄哄她呀,生你氣啦” 鄭白脖子一梗,“憑啥讓我哄她啊他又不是我女朋友,我本來就不想帶她來,是你非要帶她來的,要哄你去哄” 呂浩,“”。 “真是沒風度”呂浩說了一句,起身去追許梓涵了。 鄭白大大咧咧沖呂浩的背影喊,“我的風度是要留給我未來老婆的,打小我爸就教過我,一個男人如果對所有女人都好,那他就注定不會擁有獨屬于自己的女人,小爺我銘記在心我爸說得話都是至理名言” 呂浩已經沒影了,身邊王岳一邊“咔咔”嗑瓜子,一邊笑,“呵呵呵,那你媽說得話你要怎么聽” 鄭白笑著答,“左耳聽又耳冒唄,她的話要是能信,這些年她都跟我爸離婚幾百次了,當然復婚也得幾百次,因為她根本舍不得離開我爸,說實話,別說我媽,就算是我,都發自內心的崇拜我爸,我爸雖然賺得錢不多,但他這個人就是有那種強烈的人格魅力,在我心目中,我爸就是最好的男人。” 王岳笑著說,“你爸確實值得崇拜,我連我爸都不崇拜,但是我也崇拜你爸” 鄭白也往嘴里塞了個瓜子,嗑了一顆瓜子仁兒后接著說,“他雖然個頭不高,只有一米七二,瘦不拉幾的半大老頭兒,但我從他身上就是看到了那種頂天立地男子漢的感覺,他言行舉止都非常嚴于利己,讓人一看就是修養特好,層次特高的人,我爸說他這輩子活得沒別的好,就是心懷坦蕩如果拿人民幣來比喻我媽的話,那我爸鐵定就是鉆石。” “哈哈哈” 兩人都笑了,等笑夠了,王岳看似無意間地問,“你剛才是故意那樣表現的吧我不信你看不出來許梓涵喜歡你我好奇的是,你這樣對許梓涵,是因為你真的不喜歡她,還是因為你不想跟浩子掙。” 鄭白嘴巴正嗑瓜子的動作一愣,隨即神情有些諱莫如深,而后若無其事地接著嗑瓜子,似乎用沉默回答了王岳。 車廂門口,許梓涵淚流滿面,哭得特別傷心,但因顧及著周圍全是陌生人,她的抽噎聲伴著壓抑。 呂浩輕哄著她,“你別難過了,鄭白的脾氣你也不是不知道,他本來就是很有想法和個性的人,你讓他全都順著你,那是不可能的,他跟我不一樣,我是那種別人你說什么都行的男生”。 沒等呂浩安慰的話語說完,許梓涵便打斷了他的話,語氣深切,神情還異常復雜,“咳你不懂浩子,你不懂” 呂浩心說我怎么會不懂呢你的心思就是我的心思,求而不得嘛。 但這些話,他沒說,就是單純不想說,覺得說了沒意思。 “咳咳”他嘆了嘆嗓子,深吸一口氣,笑著說,“其實你也應該知足了。” “我知足什么”許梓涵依然抽噎不悅的樣子。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ttvuvt.live 第6章我眼中有你,你眼中有的是別人 呂浩說,“你想象一下,今天要是別的女孩出現,你看鄭白會不會同意讓她跟著我們,你臉夠大的了,鄭白都沒舍得打你臉。” 這話讓許梓涵臉上原本陰郁的神情似乎乍現了一絲光芒,但她又不確定地說,“那不是因為你說情了,不然他肯定不同意帶上我。” “要是別的女孩兒,誰說情都沒用。” “真的”許梓涵依然有點懷疑,但臉上的神情卻已經出現了一絲隱晦地笑意。 “嗯”呂浩淡笑著點了一下頭。 “呵”許梓涵終于有些羞澀又開心地笑了,“被你這樣一說,我覺得還真是那么回事呢,我不應該跟鄭白哥慪氣的,我去哄哄他,他肯定還生我氣呢,他脾氣壞,又小氣。” 她笑著說完,就轉身往自己座位上走了。 呂浩看著她的背影,臉上原本的輕笑變成了苦笑,呵,他脾氣壞又小氣但你喜歡啊也好她開心了,他心里也跟著好受點。 許梓涵回來后,一屁股就要坐到鄭白身邊,結果鄭白先一步,直接坐到了王岳旁邊,然后鄭白看著許梓涵說,“不要哄我,我不吃這一套,然后,我覺得咱倆脾氣犯沖,你跟浩子一起坐,我跟王岳一起坐比較好” 得,剛走過來的呂浩,就見到,他剛那么費力地好不容易把許梓涵哄好了,因為鄭白這一句話,許梓涵臉上的神情又從三月陽春變成六月飛雪了,一臉氣哼哼的,好像鄭白背叛了她似的。 呂浩頭疼地捏了捏眉心,坐到許梓涵的身邊以及鄭白的對面,偷偷的,呂浩瞪了一眼鄭白,鄭白一副吊郎當的樣子,旁邊的王岳一邊嗑瓜子一邊淡笑看戲 “各位旅客大家好,鐵嶺站馬上就要到了,請大家做好準備,帶好隨身物品,祝大家旅途愉快” 火車到了鐵嶺,幾個人下了車。 以前他們三個去過最大的城市就是yk市,那是因為鄭白在營口讀的大學,是個三本學校。 呂昊和許梓涵沒考上大學,他們倆讀了一個野雞學校的大專。 王岳的經歷比較騷操作,他家里經濟條件挺好的,能供得起他上大學,但是這小子不安分,總想著走捷徑,骨子里也有些驕傲和叛逆,更有著同齡人沒有的小聰明,高中沒畢業就不讀書了,拿著家里給的錢去報了一個it培訓班,學寫程序了。 還別說,真讓他學到了一些東西,自己寫了一個游戲外掛,賺了好幾萬元,后來有一個老司機告訴他,靠寫游戲外掛賺錢是屬于擦邊球的事,侵犯了人家的版權,被抓住了是要負法律責任的。 慶幸的是,王岳這小子膽兒小,得知自己無意間觸犯了法律,就有些麻爪兒了,麻溜隱姓埋名,換了qq、微信、手機所有通信工具。 一聽說鄭白要來鐵嶺闖蕩,他和呂浩就立刻做出積極響應了。 他們三個是從小一起玩到大的感情最好的伙伴兒,三個人各有各的性格。 之所以他和呂浩凡事都愿意跟隨鄭白,除了因為鄭白比他們學歷都高,還因為他們都覺得鄭白這個人,頭腦一直都是三個人中最清醒,最穩的。 比如在讀書的時候,呂浩和王岳都會因為熬不住那種苦行僧的生活而逃學,鄭白卻沒有逃過一次,小地方教育水平差,跟大城市比,營口的大學很不起眼,可在他們當地,鄭白就像是狀元一樣的存在。 三個人中脾氣最好的是呂浩,最奸詐耍滑的是王岳,而鄭白,沒惹到他時,他沒脾氣,真傷到了他,他狠心起來,比他們兩個都狼。所以,他們三個分別是,狼、狐貍、羊 大概也是憑感覺,鄭白更像個大哥的樣子,所以他們兩個甘愿跟著鄭白的腳步。 至于以后是不是能夠一直忠心地跟隨他,這沒人知道,他們自己也不知道,但至少在這一刻,青春年少最風騷的階段,他們信鄭白 出了火車站,鄭白打了一輛出租車,帶著三個人,一起去往他爸給他寫的表叔家的住址,由于多年沒有聯系,表叔以前的電話已經聯系不上了,所以,他們就直奔表叔家了。 結果 “我靠,鄭白,你確定咱表叔家住這里嗎還有,你們家跟咱表叔家多少年沒有聯系了啊”王岳一臉震驚。 “嘶”鄭白抽了口氣,蹙眉想了一下,“五年還是十年” 三個人同時懵逼臉看著他,“”。 此刻幾個人面前的場地,是一棟大廈,大廈的一樓、二樓和三樓寫著玫瑰園皇家洗浴中心。 “難不成咱表叔開洗浴中心了這敢情好,我進去洗個澡兒、按個摩兒,然后再來點那個、這個的一條龍”。 王岳說著就要往里進,一把被鄭白拉住了。 呂浩說,“我們這樣子,要是進這種地方可能真的會被打。” 王岳,“”。 “嚶嚶嚶說得有道理”轉頭,王岳對著鄭白說,“你先去確認一下,這皇家洗浴中心是不是咱表叔開的,是的話我們再進,不是的話,進也沒意思了對吧” 許梓涵一臉鄙夷地看向王岳,“不是表叔開的你也進不起呀神經” “就你精神,要你說啊,誰不知道啊”王岳轉臉無賴一樣懟許梓涵。 “切”許梓涵給了他一個白眼,讓他自己體會。 “那你們等著,我進去問問”,鄭白說著就一個人先進去了。 三個人在外邊又熱又渴,王岳找了一個椅子坐下了,而后從自己衣兜里拿出二十塊錢朝著呂浩遞,特別順口地說了一聲,“浩子,你去買四瓶水回來。” 呂浩走到王岳面前,接過二十塊錢,然后去買水了。 王岳拿出手機打算刷會兒手機,結果沒想到許梓涵走到她的身邊后突然說了一句,“你干嘛不自己去買水憑什么讓浩子給你跑腿” 王岳一歪頭,斜眼看著許梓涵,還一臉裝x樣兒的扭了一圈脖子,然后才開口。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ttvuvt.live 第7章性格差異影響命運曲線 “怎么滴想給浩子打抱不平啊我出錢,他出力,這不是很公平嗎人和人相處,一定要找到一個公平的平衡點,才能長久交往下去,如果總是一方占便宜多,嘴上說得再花花,時間久了,都會出問題,懂嗎” 許梓涵不服,“你們不是哥們兒嗎還算計得那么清楚,計較得那么多” “這不是計較,這是坦然、坦蕩”,呂浩買水回來,接了許梓涵的話,“我很贊同王岳的說法,我沒他有錢,他出錢,我出力,這樣我喝了他請客的水,也不會太有負罪感,如果每一次都讓他們請客,我什么都沒為他們做的話,這水我喝得也不能心安理得了。” 說到最后,呂浩臉上的神情是笑著的,是那種平靜而真實,舒服又坦然地笑。 可許梓涵不能理解,“我覺得你們之間還不夠好,真正好的兄弟之間,就沒有這么多事兒,人家不都是好得連褲子都穿一條嗎就像鄭白哥,他每次出錢請客,也沒有使用浩子跟跑腿兒傭人似的,王岳你也沒有使用鄭白哥,你就是欺負浩子老實。” “嗤”王岳嗤笑一聲,給了許梓涵一個白眼,以冷酷和無語回應許梓涵。 浩子笑著說,“兄弟之間哪能那么計較誰多干了點,誰少干了點,誰多出了點,誰少出了點,大家心里都有數就行了。” 這話讓許梓涵有點不爽,“唉,浩子,我是在為你打抱不平啊你怎么還胳膊肘往外拐呀明明是他斤斤計較,仗著自己有錢就欺負你老實”。 “你給我閉嘴”恰逢這個時候鄭白從洗浴中心里走出來,聽到許梓涵的話后,一臉陰沉地說,“我不想再從你嘴里聽到影響我們兄弟感情的話” 這話更是直接打了許梓涵的臉,許梓涵的臉也是有點急,立刻就下意識臉紅脖子粗地大聲反駁。 “怎么是我影響你們兄弟感情了呢說得好像我心機婊故意挑撥你們感情似的,我是那樣的人嗎” “不是,不是,你怎么可能是那種人呢”一見許梓涵生氣了,呂浩就想哄著她。 結果許梓涵越發覺得自己有理,“明明就是王岳看浩子老實,欺負他,你們現在卻反過來說我浩子你說,我是不是為你好” 鄭白白了她一眼,王岳也白她。 只有浩子笑呵呵地說,“你當然是為我好,我怎么會不知道,我特別開心,只是我們三個這樣相處已經習慣了,以后你習慣了就好了。” “行了,你不用跟我解釋了”許梓涵依然一臉不悅,還小聲嘀咕了一句,“笨” 浩子臉上的笑容僵了一下,但依然溫和地笑著。 鄭白卻插了一句嘴,“浩子才不笨呢,浩子一定能做成大事,像浩子這種人,以后一定會有很多女孩子追。” 鄭白說完這句話,便走到一邊打電話了。 王岳看了一眼許梓涵,又看了一眼呂浩,繼續事不關己地刷手機。 許梓涵看了看浩子,而后又把目光關注在了鄭白的背影上,看來,她并沒有明白鄭白的暗示。 三個人都聽到鄭白大聲小氣地打電話,“爸,爸呀表叔家搬走了,不在你給我這個地址住了,這里好多年前就拆遷了,現在都變成洗浴中心了,你還能找到表叔家的聯系方式嗎” 鄭忠實想了想,回兒子,“應該能,我去村里找一下你三奶奶的孫子的表弟他二姨夫,聽說前兩年,這個人跟你表叔聯系過。” “哦,那爸你快點啊,今晚要是聯系不上,我們幾個就得住旅店,住旅店不是費錢嗎” “對對對,我馬上去村里一下,順便給你爺爺奶奶帶點你媽包的餃子,不過要是今晚真聯系不上,你們幾個就找個小旅館住下,一定要找安全性好的,火災隱患小的啊。” “知道了爸,你快去吧” “好好,我這就去” 鄭白掛上電話,三個人全都看向他。 王岳說,“還真是那么回事啊” 鄭白撓了撓頭,說,“我們先找個地方吃飯吧,要是今晚我爸真聯系不上我三表叔,那我們就得找個小旅館住下。” “那如果一直聯系不上呢”許梓涵問。 “不管聯不聯系上,明天開始找工作,本來我們也只是投靠一下他們,又不能完全靠他們。”鄭白一臉正色。 “說得對,我聽你的”呂浩說。 王岳不像呂浩回應的那么快,眼珠轉了轉說,“我們這人生地不熟的,能找啥工作呀” “咳我一野雞大學的大專生,正規的,好一點的公司估計也進不去,我能干點啥呀想來想去,銷售我也沒經驗,可能也就只能找酒店服務員,或者影印店助理這類工作了。”許梓涵一臉喪氣。 “野雞大學沒什么,只要你別當野雞就行,酒店服務員這種工作選擇時也要小心點,整不好,那可能就下海變成野雞了。” 大概是任何女孩都受不了王岳這番話,許梓涵下意識就怒懟,“你說什么呢你才是野雞呢,我祝你去當野鴨”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鄭白和呂浩都笑得不行 王岳,“唉你這丫頭怎么那么不領情呢我都是為你好,我這是好心提醒你呢” 許梓涵真不領情,“收了你的好心吧,你這根本就是不信任我的人品,在侮辱我。” “行了別吵了” 鄭白剛出聲,許梓涵立刻打斷他的話。 “怎么是我吵呢明明是王岳他耍小聰明,在話語上占我便宜羞辱我,鄭白哥你為什么不說他啊”許梓涵一臉委屈,據理力爭。 鄭白的后半句本來要說王岳你以后說話得注意點,開玩笑要注意分寸,怎么能那么說女孩子呢好心也變成壞事了。 結果許梓涵這一搶話,弄得鄭白也沒心情維護她了,更沒耐心給她解釋,光淡淡看了她幾眼,干脆不出聲了。 一時間幾個人都不出聲,顯得有點尬。 評論區的好評真少呀好冷清啊我好孤單寂寞冷啊只有零星幾個老讀者的留言。新讀者收藏了的留個言讓我看一看唄,你們都藏那么嚴實干什么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ttvuvt.live 第8章開局就是輸的一方還那么認真干什么 三個人找了一家小飯店,隨便吃了一頓飯。 從小飯店出來,王岳、呂浩和許梓涵三個人一路尋找小旅館,只有鄭白關注一些門面窗口有沒有招聘信息。 “唉,那家看著還行,旅館不大,但好像挺干凈的。”王岳指著一家旅館說。 “嗯確實”呂浩附和。 許梓涵也點頭,表示贊同。 可鄭白卻說,“你們在這等著我,我去去就回,先不要定房間啊” 鄭白說著就走了,幾個人詫異地看著他的背影,他竟然朝著一家忙碌的大酒店里走去了。 “呵呵難道鄭白要帶我們住五星酒店”王岳一臉傻笑。 呂浩說,“待會找個小旅館早點睡,夢里啥都有。” 王岳斜眼瞟呂浩。 不一會兒,鄭白一臉開心地從酒店里朝他們招手。 “呀嘿,真帶我們住五星酒店啊”王岳樂呵地說了一聲。 三個人詫異又興奮地朝著鄭白而去。 到了跟前,鄭白說,“這家酒店明天有好幾場婚禮,正缺人手布置場地,我剛才已經問好了,我們四個可以在這里打一晚上工,打完工還可以在這邊工作間睡覺,床位有,這樣我們既能賺一些錢,又能省一晚上住宿費,一出一進,等于賺了雙倍的錢。” “哇,鄭白哥好厲害啊真的好厲害”許梓涵用著崇拜地眼神看著鄭白。 呂浩也露出了欣喜的目光。 王岳一臉不甘地說,“我也要干這種活嗎我曾經可是寫過外掛,一個月賺到過五萬塊錢的啊” 鄭白說,“把你五萬塊交出來,我們都不去打工了”。 王岳眨了眨無辜的眼神,小聲嗶嗶,“我那不是都買游戲裝備了嘛” “你那個游戲外掛以后也不能寫了,所以還是老老實實干點實業吧啊”鄭白瞇了王岳一眼。 王岳眨眨眼睛,似乎沒有可辯駁的話了,便問,“那干這一晚上多少錢呀” “一人一百五”鄭白說。 “一一百五一晚上我天那,這連我們縣城那些水電工、水泥工都不如,他們一天還三百呢,還不用熬夜”王岳一臉夸張的神情。 “你一個服務員小時工,當然不能跟人家技術工比了,別廢話了,快點進去干。” 鄭白說完這句,呂浩和許梓涵都快速跟著他朝酒店走去。 王岳跟在后面還不甘地嘀咕,“鄭白,我跟著你是為了跟你做大事業的,不是來當服務員、小時工的。” 到了屋里,酒店大堂經理便安排鄭白、呂浩、許梓涵三人掃地、擦灰、擺桌子碗筷。 王岳慵懶地走到大堂經理面前說,“經理你好,我跟他們是一伙的,但是我不想干活,坐在旁邊等他們行不” 經理愣了一下,笑著說,“行啊隨你,只要你別搗亂就行” “那不會,我也不是專職搗亂人員。” 就這樣,王岳悠閑地坐在邊上看著大家干活,倒好像他是個領導的樣子了。 酒店說活干完了,可以到工作間睡覺,可是,由于現在是婚禮旺季,一個廳布置完了,又開始整下一個廳,然后,他們一直整了七個廳,王岳只感覺,自己在拼長的椅子上睡了一覺醒了,看他們還在干活,他接著睡,大概一晚上這樣醒了睡,睡了醒三四次,服務員們終于干完了活,天也亮了,大家也都不用去睡覺了。 王岳打了個哈欠,伸了伸懶腰,感覺是不是他們該走了的時候,聽到不遠處鄭白三人跟一個人激烈地爭吵了起來。 聲音最大的是許梓涵,女生的那種尖銳聲音在酒店大廳格外刺耳,“我們累了一晚上了,講好的一人一百五,告訴你,少給我們一分錢都不行。” 站在他們對立面的一個男人,帶著一幫人在跟鄭白幾人對峙。 清晨大家把活干完了,酒店本身的服務員都去休息了,鄭白帶著呂浩和許梓涵找大堂經理要錢的時候,大堂經理不見了,接應他們的是這個四十歲的中年小平頭男人,他自稱是酒店主管。 可是他對鄭白說的第一句話是,“你們三個可以走了,沒有錢,因為你們沒過試用期,也就是說,你們昨晚干的活不合格。” 三個人在一瞬間差點吐血,這不是明顯欺負他們年輕沒背景嗎 呂浩氣得直喘粗氣,鄭白看著平頭主管握緊了拳頭,只有許梓涵怒爭。 “你到底在說什么啊我們又不是來應聘長期工的,我們只是小時工,什么我們沒過試用期你想耍賴是吧” 三個人沒想到,那平頭主管被許梓涵說破了之后,竟然恬不知恥地笑了笑說,“你們昨天不是來應聘長期工的嗎有證據證明你們是來應聘小時工的嗎” 這話就越發的氣人。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呂浩被氣得渾身發抖,但是他覺得他們是從小地方來的,這大城市人生地不熟,開大酒店的想來都是有些背景的,所以,他不敢,也沒信心能打贏酒店這些員工,所以,現在能做的只能是一個字忍 鄭白深吸一口氣,似乎也是壓下心目中的火。 可誰想,這個時候的許梓涵那個脾氣沒控制住,她被主管的話刺激的反應激烈,一伸手就掀了旁邊一張她布置好的桌子,并且大聲說,“既然我們布置的不好,那就別留著了。” “霹靂乓啷”桌子上的碗筷落了一地,還砸倒了旁邊的另一桌。 呂浩見到許梓涵動作之前,本想去阻止她,結果他的手伸晚了一步。 鄭白深深蹙眉,瞪了許梓涵一眼,這一眼,如同當頭喝棒讓許梓涵意識到她沖動了。 這狀況自然激怒了酒店主管,但是他知道很快會有結婚的客人到場,所以他對屬下說,“把他們帶到后院去好好教訓一下,在鐵嶺這地方也敢跟我們起屁兒,真是不知死活” 一伙人一擁而上想要擒住他們三個。 因為是許梓涵先掀的桌子,再加上她是女人,所以其中有個身強力壯的男人先奔著她去,一伸手就把她重重推個跟頭。 呂浩下意識保護許梓涵,立刻朝那個人還手,那人身強體壯,一看就是職業保鏢或者保安,對付呂浩,就像對付小雞似的,一腳踹在呂浩的肚子上,直接給呂浩踹趴下了。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ttvuvt.live双色球全部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