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書 > 歷史軍事 > 東漢末年梟雄志 > 第九卷 裂變的天下 六百三十 朱靈將郭鵬的囑咐小心的記在心里

第九卷 裂變的天下 六百三十 朱靈將郭鵬的囑咐小心的記在心里

推薦閱讀: 武神血脈   萬道龍皇   抗戰之烽火漫天   我不會武功   都市極品仙尊   妃狠佛系暴君您隨意   雪狼出擊   溺寵神醫狂后   桃運大相師   天道編輯器   重生之少將仙妻   都市無敵神醫   生活系游戲   神醫嫡女:帝君,請下嫁!   紫陽帝尊   都市超級醫圣   造化圖   重生空間之全能軍嫂  

    最快更新東漢末年梟雄志最新章節!

    漢中東部接近荊州這一塊地方,并非是張魯可以直接插手治理的。

    張魯和其他所有軍閥一樣,并不是用宗教就能籠絡整個漢中的。

    漢中轄地廣大,西邊接近涼州,東邊靠攏荊州,交通不便利,客觀上限制了五斗米教的傳播。

    所以漢中東部四縣,也就是被郭鵬設為上庸郡的四縣,幾乎不受五斗米教的影響,也基本上不受張魯的控制。

    屬于聽調不聽宣,接受張魯給的將軍封號,但是不聽調遣,處在一種自治的狀態之下。

    新漢中郡被折騰得七七八八,張魯用五斗米教打散了原有的政治狀態,直接掌控每一個信徒,原有的家族也受到了五斗米教的沖擊。

    張魯這種做法其實還蠻有意思的。

    之后龐羲一來,摧毀了五斗米教,禁止信徒傳教,把信徒一陣禍禍,將狀態打了回來。

    再之后漢中動亂不休,戰亂之中狀態模糊,郭某人一來,直接摘了桃子,掌握了五縣全部的人口。

    郭某人當然也是明令禁止傳播五斗米教。

    郭鵬占據漢中之后,下令收繳焚毀了所有和五斗米教有關的籍與宗教器物。

    不僅如此,還將識字的、懂得教義的那些幸存下來的教棍全部遷移到了秦嶺大山之中修繕蜀道,讓他們在大山之中勞累而死。

    沒有了識字的懂得教義的教棍,五斗米教自然會漸漸銷聲匿跡,反正傳播時間也不長。

    經歷黃巾之亂這種有道教牽扯其中的含有宗教色彩的叛亂之后,各地軍閥政府和掌權的士人們至少在限制宗教方面是有統一認識的。

    他們不惜一切代價追捕余孽,誅殺教棍,將黃巾之亂復起的可能性完全掐滅。

    郭某人就是其中的代表性人物,他太清楚宗教引發的叛亂在歷史上所留下的痕跡了,也知道放縱不管的后果。

    所幸歷代掌權者大多數對此有清醒的認識,中華政治成熟的也很早,早早的建立起了相對成熟的國家體制,歷代政治家們前仆后繼不懈努力,終于提前掐滅了神州大地上可能燃起的可怕烈焰。

    這些教派可絕非天生溫和沒有造反的基因,不論吃齋的,還是修行的。

    當作一種文化當然可以,其他的,就免談了吧。

    郭某人自然要為此添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所以在新漢中郡里,魏國一以貫之的屯田政策推行的十分順利,沒有阻礙,不過在上庸郡,情況就不是那么簡單了。

    張魯都沒能來得及滲透的地方,郭鵬自然也難以插的上手。

    軍隊進駐是進駐,太守任命歸任命,這幫人見風使舵一點不抵抗直接開城投降也是干脆,但是他們所掌握的人口和土地,郭某人可吃不到嘴里。

    有心搞點事情,但是這些人實在是乖巧,主動配合不說,還送了很多錢糧布匹,讓郭某人實在不方便下手。

    天下大勢已定的情況下,只要這幫人不犯蠢,自然不會做出背叛郭鵬的事情,可就怕有人腦子不清醒犯蠢。

    上庸郡過于靠近襄陽,原來人畜無害無人管轄也就算了,劉表懶得搭理。

    但是現在郭鵬占據漢中,直接下令朱靈率領一萬軍隊進駐上庸,直接威脅襄陽,到時候軍隊晝夜奔襲數日即到襄陽城下,劉表還要不要睡覺了?

    郭某人幾乎可以想象劉表到時候把大軍云集在襄陽,一派緊張兮兮的樣子,隨時可能發起對上庸的進攻。

    到時候這里頭要是出了什么帶路黨,朱靈能否應付得了那還是個未知數。

    思來想去,郭鵬丟了一百虎衛軍給朱靈,讓朱靈以此作為親軍。

    在必要的時候,這一百人能當尖刀部隊使用,或許可以發揮出超越其他一切手段的作用。

    “虎衛軍精悍,能以一當十,騎術,箭術,刀術,泅水,無不精通,文博若有危難時,可依靠虎衛軍,虎衛軍必然不會辜負文博的期待。”

    郭鵬執朱靈手,如此告訴朱靈,朱靈十分驚喜,立刻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上庸的屯田當然也是要屯田的,雖然當地土豪們掌握的土地和人口拿不到手,總還能拉起一定的規模,民屯要搞,軍屯也要搞。

    話雖如此,要是沒有這些地方豪族的認可和配合,想要搞起來還真不容易。

    于是郭鵬親自抵達上庸縣,以魏公的身份接見了這些地頭蛇們,與他們把酒言歡,暢談古今。

    然后與當地豪強的領袖級別人物申氏的兩名重要人物申耽、申儀笑談,將朱靈引薦給他們,又任命申耽為上庸縣令,任命申儀為西城縣令,以這兩人作為郭魏政權在上庸郡的配合者。

    也以此安撫上庸郡內豪強們的心,讓他們放心,配合郭魏政權的執政。

    中央和地方分享權力,以此換取地方的配合,這是東漢的政治常態了,大家以此為慣例,誰也沒有覺得不好,不過在與這些人商談之后,郭鵬又把朱靈喊到身邊,多加囑咐。

    “我觀申耽是個忠義之人,為人明大義,識大體,言談舉止之中,能看出正氣,為人必然不會差,你有不懂的事情可以和申耽多商量,但是申儀,你務必要小心提防。”

    之后,郭鵬又低聲道:“申儀絕非善類,我觀其人眼神不善,并非正派之人,乃是私心重,看重眼前蠅頭小利之人,所以你可以用申耽,但要限制申儀。”

    朱靈將郭鵬的囑咐小心的記在心里。

    郭鵬還是不放心,加大了在上庸郡布置的密探數量,如有必要,直接聯絡朱靈,使他有足夠的防備。

    郭鵬在這里,漢中和上庸都是安穩的,絕對沒人敢動,但是郭鵬不能把國都設在這里,他必然是要回到鄴城去的。

    所以思來想去,郭鵬還是覺得要給朱靈留下一些可以在關鍵時候發揮作用的棋子。

    漢中和上庸兩郡是未來至關重要的前沿陣地,是魏軍南下討伐益州的重要橋頭堡,絕對不容有失。

    在漢中和上庸待了一個半月,郭鵬把自己能做的事情都做好了,接下來,就看張郃和朱靈的了。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ttvuvt.live
双色球全部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