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書 > 玄幻魔法 > 歸向 > 第二十二卷,于巔叱咤 22.15 搖晃的大廈(b)

第二十二卷,于巔叱咤 22.15 搖晃的大廈(b)

推薦閱讀: 都市之至強戰神   諸天大道宗   傳奇1997   我奪舍了人皇   晏少的第25根肋骨   神君有個小師妹   超常少女正在全力破壞我的日常   洪流之歌   漫威里的靈能百分百   我的知識能賣錢   天機運算器   大國體育   史上第一密探   第一氏族   大唐從太極殿開始打卡   我真沒想成大佬   我在東京當和尚   社會上的大鵝  

    最快更新歸向最新章節!

    整個天啟歷547年。

    東大陸風云激蕩。整個千川上下開始了數千年未有的大洗牌。

    這一點,從各方對熾白混亂的稱呼上,則可見一斑。

    在社會秩序大起義集團內。

    韓義為首的政務派系中,一直都是稱呼熾白為熾白。如此稱呼自然是想要重點強調熾白的學派身份。

    而在軍方這里,從544年就跟隨熾白的那批地方派弟子也是一直稱呼熾白為熾白,但也不排斥融新這個名字。

    但是融紫卡那一派加入后,秩序軍內部關于熾白的稱呼問題就比較矛盾了,一派主張去融家化,另一派則是相反。兩派私下互不相讓。

    不過,隨著崤山要塞被拿下,太云地區的獵云集團里,一些軍事世家加入秩序軍后給情況又增加了新的變數。

    貫家和蘇家開始稱呼熾白為熾白,他們不希望秩序軍變成融家軍。然而其世家門閥精英的出身,又讓其和融長珂那些寒門派極不對付。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劍閣要塞被拿下,達到了頂峰,隨后有急轉而下。

    陽和那幫大量寒門政務派系的崛起,使依托軍工技術,生物醫療高科技的舊精英派系們開始恐慌。熾白有沒有融氏色彩不重要了,貫家、朝明、輕鈞、蘇家則開始強調熾白身上的世家身份。

    但是熾白是個滾刀肉,聯姻——不接受,資產贈予——不要。各種手段都無法給熾白染上自己勢力的色彩。只能在名字稱呼上做一點手腳了,

    這混亂的情況一直持續到548年初,秩序軍內部各派對熾白的名稱終于達成了高度默契。

    因為變革戰爭到達了最后階段,對舊世界的碾壓即將進入最后步驟。

    ……

    547年最后幾個月。熾白帶領十個突擊團,從南到北縱橫十余戰,殲俘了千川七個突擊團,擊潰十五個突擊團。至于移動基地,則是被熾白拔出了三十四個。

    以白家,趙家,融氏為首,舉國的上位職業者都在赫赫武功下失語。

    當年他們能夠遏制同樣當代無敵的呂茗,那是因為呂茗是孤家寡人,而現在熾白背后的是整個時代。

    【熾白很遺憾的品讀歷史,評論:“如果當年小茗,能夠認真聽我的課,也不至于一手好牌,打的這么爛”】

    548年年初,在經過了一系列失敗后,千川那邊各個財團勢力開始在官方文件中統一稱呼秩序軍的領袖為融新。這說明千川舊集團想要和談了。

    而對于秩序陣營來說,和談是可以的,讓步是不可能的。

    陽和派的領袖蘇隴“但是敗者就要有敗者的樣子,別特么想套近乎耍小聰明!想要和己方最高決策者拉近乎,妄圖以此在談判上占點便宜,那是不可能的。”大秩序陣營內,無論是貫、蘇、朝明、輕鈞,這些傳統工業、軍事精英們,還是陽和派那幫社會管理集團,出的達成了共識。

    戰爭打到現在,大秩序陣營下,各方勢力已經組成了一個全新的利益聯盟。這個利益聯盟要對戰后的舊集團的們進行瓜分。

    總結:熾白的名字被爭論,這代表的是不同利益集團之間的矛盾,矛盾的各方在尋求公正天平的裁決時,自然想要玩一些小手段讓天平偏向自己。而爭論的團體幾度變化,則是說明:熾白一直都在這場大變革中激烈矛盾的最前線。

    天啟歷548年1月3日。

    在熾家的莊園中,一位特殊的客人抵達了這里。

    融雪凝坐在沙發翹起了腿,在她面前,熾白的父親熾來恒不卑不亢的與她對坐,

    熾飆鳳這位大小姐在一旁端著茶盤子,勉強維持不怯場在一旁侍立

    融雪凝:“你們到底能不能聯系到他。”

    聽到這詢問,讓熾來恒搖了搖頭,緩緩道:“融將軍,我兒子,其實我并不了解他。他現在在做什么,我不清楚的,自從他十二歲離家后,他在做什么,也許你比我更清楚一點。”

    融雪凝盯著熾來恒,隨后目光轉向了熾來極,淡淡的說道:“你呢?”

    熾來極露出無奈苦笑,剛想詳細解釋,發現融雪凝的目光已經不再看他了。

    融雪凝看著熾來恒不似做偽的神情。嘆了一口氣:“你們熾家回宗的申請,上面現在已經在討論了,可以說,你們沾了他的光。但是你要知道,進入家族應當以家族利益為重。不是每個人都能像他那么隨性。”

    熾來極看著一旁的熾來恒。

    熾來恒清了清嗓子,迎著融雪凝冰冷的目光說道:“融將軍,當下我們是否回融氏并不重要,而且我們也不能給你任何許諾。”

    雙方沉默了足足數秒

    這一刻,熾來恒作為父親,沒有后退。

    熾來極看著這一幕,默然,十九年前,他這個弟弟也是以這樣的風骨應對家族質問的。

    良久,融雪凝深深地看了熾來恒一眼,意味復雜道:“你,生了一個好兒子!”隨即非常干脆地起身離開了這個莊園。

    ……

    融氏現在對熾白很糾結,不,融氏對熾白一直是很糾結的,現在糾結程度再次空前。

    戰爭進行到現在,熾白屢次對家族伸出來的橄欖枝視而不見。在戰場上該打的打,在政治上該罵的罵。一點都不留情面。

    其實只要熾白稍稍對融氏集團懷柔,融氏現在會立刻倒戈。反正這天下是白家做總長,融氏也不是白家的忠臣孝子。

    只是,融氏上下想不到,熾白對漢水的要求格外嚴格一些。

    ……

    北方軍事基地中,從前線后撤下來的熾白將作戰進攻任務交給了新的統帥。朝著基地的大廳中走去,而這時候緊隨熾白的融紫卡走上前,遞過來融家的最新來信。

    當著融紫卡的面,熾白連拆都沒拆就把暗通款曲的文件丟進入了碎紙機,沒好氣地說道:“為什么還要有這種期待!”

    融紫卡喃喃的說道:“上者,我覺得家族開的條件……”

    熾白轉過身對著尷尬且不知所措的融紫卡問道:“都新時代了,為什么到現在他們還抱著這、種、期、待?”

    大戰給熾白帶了幾分壓迫之威,融紫卡不由退了兩步。

    熾白的手指指著融紫卡的腦門說道:“你怎就不開竅呢?!”

    熾白深呼吸后,指著天空:“他們這群笨蛋,我一直在等他們醒悟,而他們卻找我要鮮美的毒酒喝!”

    熾白又對融紫卡輕輕地解釋道:“融家要什么?一個皇帝,一段戰功赫赫的傳說?槍焰兩千年立足于世界的是什么?是技術,是始終鼓勵家族人員向往技術的制度。因為世界需要技術,專注生產合作組織,才讓槍焰長盛不衰。而絕非什么強勢的政治遺產、血統?槍焰秉核當年死得渣都不剩!”

    熾白一步步向前,壁咚了融紫卡:“你們總說我反融氏!而我覺得,融氏現在被權利熏心帶偏了路。”

    指揮室內,不少人扭頭看著這一幕。

    熾白從墻壁旁走開,語氣恢復平靜,說道:“我對融氏有特別安排,因為別的家族我們動不了,只能妥協,唯獨融氏,”

    熾白沉默了數秒后,一字一句地說道:“那是我可以徹底改造的。”

    融紫卡:“您,對家族?”這位融氏嫡系此時心無底氣的詢問道。

    熾白看了看他,不禁笑了笑:“相對于其他大家族,我會更徹底剪除融氏當代的利益,但是我會更關照融氏未來的利益,這……是我的小私心。”

    ……

    天啟歷548年2月。

    千川舊集團盡管看起來還有龐大的力量,但是在各個方面都顯現出頹勢。

    軍事上。

    千川新軍屢戰屢敗,別說遏制熾白的強銳,在一月份熾白曾短暫從戰場前線撤下來整理后方內務。千川情報部門得到這個消息,企圖抓住這個機會。

    在二月三號,淮埠戰役打響,在千川東南地區十五個移動基地構成的防御帶被突破。進而在隨后三天內被全部拔掉,趕來救援的七個新軍突擊團被阻擊后,其中四個被直接殲滅。

    這一戰結束后,北方的白,趙集團和南邊的融、葉集團,在陸地上徹底被分割了。

    而在經濟上。

    整個千川共和國也瀕臨崩潰。

    在547年九月份的時候,白業就下令全國執行配給制度,在管理上甚至開始學習社商組,部署了一個戰時委員會部門檢查市場。

    但是,千川對社商組早期管理模式拙劣的模仿,則是成了最后一根稻草。

    這個戰時管理委員會從成立的一開始,就變成各個資本財團勢力惡性謀求權力的角逐場。

    回顧社商組的建設過程中,熾白從一開始就強調管理人員個人不得有公司等產業,不得從事數額巨大的金融活動。

    因為一旦有了這些,就具備資本的天性。

    資本的天性是:有了百分之五十的利潤就會鋌而走險,有了百分之百的利潤就敢踐踏人間一切法律,有了百分之三百的利潤就敢冒上絞刑架的危險。

    千川的這個戰時委員會部門,所有的成員全部都是,財閥勢力塞進去的人。代表著財閥的利益。讓他們現在管控市場,掌握戰時經濟活動的公正。就等于讓哈士看烤肉攤。

    ……

    戰時委員會的管控相當失敗。

    面粉、肉罐頭、壓縮蔬菜,冬天過冬的棉衣,斷電后,家庭所需的燃料,以及瓶裝用水,價格瘋狂上漲。

    戰區內各個階層的人都開始囤積。

    千萬身家的商人開始囤積,有幾十萬的小康家庭也在囤積,這可比地球上東亞二十一世紀初炒房要瘋狂一百倍。

    這時候呢,戰時委員會單單下達“所有人都不準許囤積”的行政指令。不僅僅沒有取得既定效果,反而變成了各地財閥磨銳的餐刀。

    打著“保障市場平穩,為戡亂勝利做貢獻”的口號,各地的戰時管理委員會的負責人理所當然的開始殺伐果斷,主張亂世用重典。

    這個戰時委員會的執法就有意思了。他們打擊小康之家的囤積,打擊小富囤積,但是呢,對于巨富勢力的囤積卻開一面。

    戰時委員會圈內人不查圈內人。就這樣,戰時委員會逐漸變成了少數上層對下層搶掠的勢力,大量中小資產階級開始被逼迫的破產。

    就這樣,建國六百年的千川資產階級政權已經走向了離心離德的狀態。

    ……

    鼓山城。

    一聲聲槍聲在廣場上響起。每天都有人被槍斃,但是物價依舊無法平穩,甚至漲得更恐怖了。明明有些人的倉庫中有糧食和布匹,但是城市上依舊有人凍死。

    被槍斃的‘投機客’躺在了廣場上,哭哭啼啼的家屬收尸,而刑場已經沒有看客們叫好了。此時的鼓山城已經陷入了恐怖氛圍中。沒人敢說什么,也沒人敢評論什么。

    因為大家隨時可能都會被定義為投機客。

    在這個瘋狂的年代,治安部門,以及和治安部門勾結的地方地頭蛇黑幫,披上臨時治安維護員的官服,他們在各家各戶破門而入,搜查所謂的“投機客”。

    在搜查的過程中,如果家中有些金銀古玩,甚至有一個漂亮的女眷,不愿意配合,那就極容易被按上投機客的罪名。

    現在一些平民集中藏了十罐水,藏了十斤面條,就被揪出來拉到廣場上。

    整個千川治下,彌漫著恐怖的氣氛。

    ……

    在廣場邊緣,一輛軍事汽車緩緩駛過。

    鑄鎖(職業將軍)的汽車行駛在鼓山城中,看著蕭條的鼓山城,眼中閃過濃厚憂愁。

    現在糟糕軍事局任那位指揮官都會沒心思想別的。

    因為一月末,熾白又一次回到戰場了。

    這位圣長城麾下兵鋒繞過了白家的燕山要塞群,就在兩天前,在燕山要塞群東北側,龐大的平原上以六個旅團硬生生擊潰了千川十二個新軍旅團。

    千川新組建的十二個旅團中三個長城戰死,六個長城投降。作為將軍職業的鑄鎖帶著崩潰的兵團后退。

    鑄鎖的兵團在戰場上擦了一個邊,就被融撼(職業長城,七月作戰中投降熾白,現在是熾白六個兵團中的一位兵團長)追上來,硬生生打掉了一半。

    至于圣長城熾白,鑄鎖慶幸自己沒再次遇到,要是遇到了鐵定逃不回來了。

    當代再無一軍敢捋熾白之鋒。

    原本千川上層有大量退役長城,熾白也曾將其視作千川強大的戰爭潛力,在起義初期熾白還在擔憂大量退役長城重新調節植入法脈,來圍毆自己該怎么辦?

    但是現實情況是熾白想多了。

    在547年下半年九月,白業就開始呼吁退役的長城、將軍重新植入法脈。參與戰斗支援千川。但是真的響應號召的不足七位,這七位其中三位答應植入復役,然后又反悔了。

    而其他的老前輩們全部在告病,“披鎧上陣和熾白對沖?門都沒有!”

    現在誰都清楚熾白的法脈是什么級別的,而眼下的對沖戰術中,領域弱一截,馬上就被強領域的家伙在軍陣中砍。而北方這十余次大戰,熾白全部都是直接打軍陣中的指揮官。將對將,王對王,哪里不服,按哪里!

    那幫老前輩精明得很,知道自己的法脈衰老了,就算修復也不足恢復巔峰,現在怎么和當代的最強長城對沖?

    ……

    在軍用裝甲車狹小的空間內,鑄鎖看著面前的軍事地圖喃喃道:“碩大的千川,竟然就被此子破嶺縱川?”他努力的想把這件事說出荒誕的感覺,但是話語出口,卻是帶著懼怕顫抖。

    他卻不曉得,幾天后,真正的荒誕劇邀請他來上場。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ttvuvt.live

上一頁 加入書簽 目錄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 英雄聯盟之真三國無雙   都市之至強戰神   戰神狂婿   悶騷王爺請賜教   明神天啟錄   我做法海這些年   無限輪回狂潮   三國之我去買個橘子   軍工重器   國潮1980   圣能覺醒   日娛名偵探   精靈之時代王者   當圣主有聊天群   上門神醫   無敵養鳳系統   重生之絕世戰帝   絕世戰帝   神凰不為徒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双色球全部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