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書 > 玄幻魔法 > 歸向 > 十六卷 江湖習氣 16.17 巷口中

十六卷 江湖習氣 16.17 巷口中

推薦閱讀: 都市之至強戰神   諸天大道宗   傳奇1997   我奪舍了人皇   晏少的第25根肋骨   神君有個小師妹   超常少女正在全力破壞我的日常   洪流之歌   漫威里的靈能百分百   我的知識能賣錢   天機運算器   大國體育   史上第一密探   第一氏族   大唐從太極殿開始打卡   我真沒想成大佬   我在東京當和尚   社會上的大鵝  

    最快更新歸向最新章節!

    當今千川軍方是龐大、臃腫。

    這使得軍方的結構分為兩層。

    1:移動軍事基地內。一個軍事基地兩百多名正式主戰人員,最低軍銜也是上尉,校官占據百分之五十。

    2:軍事基地外。軍方在地方上有著大量的治安部門,負責維持地方治安,把守軍事倉庫。

    按道理,現在大量危險地區的安保任務,本應該讓這些治安部隊來做。

    但是現在,這些地方上的治安部門開始籌劃產業,對著上面交錢,那么軍方大佬們就傾向于將危險地區的巡邏外包給外部公司了。

    千川的治安部門現在是相當賺錢的,例如被服廠、機車廠、電子手機廠等,這些民用品工廠每年盈利眾多,掛靠的是軍隊的法人身份。

    也就是因為軍方與“民”爭利,各個地方上的財閥控制的民間輿論,都是幾百年如一日地‘民怨滔滔’。

    ……

    要是按照二十一世紀的標準,千川的軍隊是腐化了。

    在輿論的熏陶下,一些憤志之士經常yy,一夜之間剪除軍方在地方上的腐化根系,讓軍方變成純粹的軍事部門。

    但是軍方之所以發展成這個樣子,絕不能完全歸罪于將軍們。若是軍方將軍們不這么做,整個千川的軍事體系會朝著更深層次惡化。

    千川是資本寡頭政治生態,若是鏟除了軍方的地方財政,這些資本寡頭們在取得權利后,絕不會遵守政治承諾,每年百分百地把軍費給足。在這些寡頭的經營下,也許軍方基地供電都不能保障,情況就會立刻變成明末那種模式。

    而現在,正因為軍方手握大量獨立財務,這些地方上的財團和上面的寡頭暗中在輿論上大罵,但是行動不敢放肆,對軍隊的服務那是非常周到。

    若是軍方不掌握獨立財務,這些地方財團、上層寡頭會交口稱贊其高風亮節,但是實際面對軍方的要求,就會立刻表露一副拿捏把柄的嘴臉。

    千川當下政治模式下。軍方把持的經濟體系與地方資本勢力、上層寡頭資本集團是相互平衡的模式

    單獨抽掉任何一方都不會還乾坤郎朗,只會變得更壞。——除非同時抽掉,弄一個新的。

    ……

    話題回來。

    軍方在地方有勢力,所以白明勒也知道周邊的城市中——所謂的江湖中出現了情況。

    他給熾白的審批治安官任務,也并非單純的打發去玩,也想考核一下,熾白所謂的處理危機的才干。

    當然,這樣的考核在白明勒看來,他可以更好地干預控制。因為這地方上是他的人,只是熾白沒選這個江湖劇本。

    【熾白:“老子鉆研了三代的領域第一次在世上登場,就是給你單獨表現怎么緝盜的嗎?”】

    熾白沒有選這個劇本,所以江湖暗流發展并沒有遭遇“意外”

    在天風鎮中。

    天色如水,夜色如漆。在遠離闌珊燈火的陰暗小巷子中,一個戴著斗篷的人靠在墻壁上丟著銀幣。

    突然在巷口中傳來了腳步聲音。這個斗篷內的人抬起頭來,張口咳嗽,自語道:“夜間多蚊蟲。”

    沙啞的聲音,明顯是故意遮掩自己。

    來客止了腳步,顫顫巍巍地說道:“蚊蟲多嗜血。”

    斗篷客桀桀笑著:“那個人,托你來的?”

    來客小心說道:“我什么都不知道。雇主讓我,讓我,把東西給你。”

    說罷,他把東西放在了地下,正準備后退幾步,這時候從斗篷客的衣服中,閃出一條紅線勾起了地上的盒子。

    如此詭異的場景,讓來客頓時屏住呼吸什么都不敢說。

    斗篷客指尖彈出針頭,刺探了一下這個包裝箱內部的情況,然后干脆地拆開了包裝箱,毫不避諱地在那位來客面前打開。

    這是一個金屬箱子,箱子內是一管管玻璃藥劑,而在中央的一個玻璃管中,一條條發光的綠色蟲子正在管子內流動,異常詭異。

    斗篷客似乎非常滿意,點了點頭后說道:“不錯,收到了。”

    在合上箱子后,隨后他拿出一卷鈔票丟給對面,陰沉地笑道:“給你的。”

    這個送信人看著鈔票異常喜悅,連忙感謝,然后說道:“這位先生,那我就走了。”

    斗篷客點頭。

    這個送信人松了一口氣,攥著鈔票朝著巷口走去,然而沒走兩步,則是抽搐了一下,立刻倒地了,數秒鐘后。

    斗篷客走到已經失去說話能力的送信人身邊,將他的頭挪到正面,對著那雙驚恐的眼睛說道:“你知道么,當我在你面前打開包裹前,你要跑還有一點生機,但是,嘖嘖,你不懂事啊!”

    此時送信人身上一條條線蟲,從其喉嚨中鉆出來,血氣在小巷中蔓延開來。

    斗篷客作憫天憐人狀,虛偽道:“也罷,就給你一個痛快吧。”說罷手中尖刺彈出來,瞬間沒入此人的眉心,將其戳死。

    做完了這些,他就準備走。

    然而就在他要走出小巷時。

    一個聲音陡然傳來。

    “年初,江湖傳言,天影門圣物墮仙羽遺失,是由門內叛出盜取。敢問閣下是否是匕曉?”

    斗篷客——匕曉轉身四望尋找聲源,卻發現四面八方聲音回蕩不可變,冷然說道:“雷音崗,你們不去唱你們的戲,來趟這趟渾水。”

    聲音再響解釋:“并不是每個雷音崗弟子都是音律歌伶。我,龍踏曲,現在供職于捕惡門(警察局)。”

    而周圍的震顫也越來越強盛了。

    匕曉感覺到胸口發悶宛如被東西攥住,血液從嘴角泌出,頓時大驚道:“龍嘯清音,是你!”然而他臉上閃過恨色。

    對著天空丟出了一枚彈丸,隨著彈丸炸開,大量蚊子開始飄蕩。

    在巷口的龍踏曲頓時調節了音波頻率,開始摧毀這些攜帶病毒的蚊蟲。所有蚊蟲在超聲波聚焦的威力下迸射出火花,紛紛消失。

    而這樣一來,匕曉的壓力就小了,等到龍踏曲小心消除了所有毒蚊后,這貨已逃之夭夭。

    龍踏曲自身并不怕這些毒蚊子,他身上的音波可以輕易地驅散這些毒蚊。但是這里是人口密集區,他不想傷及無辜,所以才專注廢掉蚊蟲,放匕曉離開。

    在小巷中,龍踏曲看著已經死透了的送信人,嘆了一口氣。拿起對講機,對同僚說道:“我送包裹的人死了。”

    對講機那邊:“發現墮仙羽了嗎?”

    龍踏曲說道:“沒有,可能已經交易過了,而且……”

    對講機:“而且什么。”

    龍踏曲:“剛剛,送包裹的那一方,給匕曉的,好像是一個,寄生蟲,和……”

    對講機那邊,急促反問道:“和一管管藥劑,對嗎?”

    龍踏曲頓了頓:“額,是的,這是?”

    對講機:“該死,這是血線蠱,和寄生穩定劑。”

    龍踏曲愣了:“血線蠱?天影門嗜血魔軍要素!我去追。”

    對講機:“等等,原地待命,不要擅自行動,我馬上派人過來。”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ttvuvt.live

上一頁 加入書簽 目錄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 英雄聯盟之真三國無雙   都市之至強戰神   戰神狂婿   悶騷王爺請賜教   明神天啟錄   我做法海這些年   無限輪回狂潮   三國之我去買個橘子   軍工重器   國潮1980   圣能覺醒   日娛名偵探   精靈之時代王者   當圣主有聊天群   上門神醫   無敵養鳳系統   重生之絕世戰帝   絕世戰帝   神凰不為徒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双色球全部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