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書 > 玄幻魔法 > 歸向 > 第十二章 群星爭耀的時代 12.14 大爭之世

第十二章 群星爭耀的時代 12.14 大爭之世

推薦閱讀: 逆天九小姐:帝尊,別跑!   我是靈館館長   永恒美食樂園   美男天師聯盟   深空旅人   吞天帝尊   漢血長歌   斬天神帝   天劍嘯   諸天大道宗   南宋異聞錄   傳奇1997   我奪舍了人皇   晏少的第25根肋骨   神君有個小師妹   女配表示很無辜   超常少女正在全力破壞我的日常   洪流之歌  

    電氣歷662年,翠嶼港。

    在工廠外面,田家的車子停在了工廠門口。這輛汽車底色純黑,卻如同瓷瓶般有著山鳥庭舍畫卷,整個汽車帶著雅致的藝術氣息。

    田鎮從汽車上走下來,他是前來尋找蘇鴷參加冠禮。

    今年蘇鴷已經十七歲了。大部分公卿家族的少年在這個年齡階段,如果是俊杰的話,也正是在士林攬名秀風之時。

    而大部分俊杰的名氣多是在學壇、政壇中獲取的。例如踏青交友會,政青院的辯會。當然上述都是世家公卿們放給年輕人展示自我的空間。這個空間向來是有限的。

    就算是大佬們處于某種原因多放開了一些控制。這些年輕人們為名而狂的廣場,也依舊是在那些的巨頭布局中。

    例如浙寧就是這樣,各方實權派無法談妥,把議會讓了出來。少壯派們如同瘋了一樣,在言論上“開炮”“開炮”“再開炮”,但喧喧鬧鬧至始至終沒有介入到實際權力中。

    不過在蓬海,蘇鴷的聲名鵲起,卻并不是借助公卿世家提供的舞臺,也沒有受到蓬海年輕士子們的幫襯。

    而是在去年九月、十月,浙寧外海戰爭,南大島的戰斗,蘇鴷用實戰的結果證明了自己是毋庸置疑的長城。

    一個未及冠的長城,在‘喜好名士’的蓬海上層中是可以津津樂道的談資。

    如果按照士族的規矩,蘇鴷十六歲就該行成年禮。而突襲都傲城是在去年九月,南大島戰役是在去年十月,而從海人類訪問歸來是去年十一月。

    蘇鴷十六歲就在這風風火火的過程中度過,而在今年一開始,田家德高望重的幾個城池,就在等著蘇鴷提出主禮的請求。

    然而蘇鴷從今年開始,在翠嶼港主導工作,技術試驗經常是一待就一個星期。絲毫沒有準備成人禮的樣子。

    額,蘇鴷也的確沒準備成人禮。連帶上上世,蘇鴷已經多少年沒見過生日了。成人禮這個特殊的生日,沒人提的話,蘇鴷還真的沒意識有多重要。

    所以反倒是田家一些老人們,從一開始寫信暗示,到現在開始上門來尋了。這個給蘇鴷的感覺,就和地球上‘與你沒多大關系的七大姑八大姨,關心你有沒有結婚’差不多。

    在工廠實驗室內。

    蘇鴷通過領域,看到了這個下車的人是田鎮,不得不放下了鑷子。拿起電話,對工廠人事部門申請假期報備。

    蘇鴷可以不鳥翠嶼港周邊的望族,這個名義上自己義父的面子,以及蓬海朝堂士族面皮還是要給的。——若是質疑不理不睬。那么就相當于和蓬海公卿們劃清界限,尤其是現在電子產業已經布局到了蓬海國內。

    當然,沙暴集團內,該走的程序還是要走的。蘇鴷按照制度報備這個出行的情況,外事部門立刻派遣了兩個人隨同蘇鴷和蓬海士族進行交流。

    這個交流具體的情況,將全部記錄在沙暴集團的檔案上。

    要知道,在翠嶼港,蓬海上層士族想接觸的人可不只蘇鴷。

    融家的青年遠游團落腳到了濱海,是遠比蘇鴷這個長城,更讓蓬海士林感覺到刺激的話題。

    太云的朝明、輕鈞還有融家,這之間的恩怨可謂是史詩級別。

    要知道三年前,太云打贏了漢水之戰后,第一時間就是封了融家所有住宅區,實驗室,還有工廠。奉君命的輕鈞聰,照著名單在一個個抓人。

    不過在太云如此渴求的情況下,融家還是有一支年輕人隊伍逃了出來。猶如寶珠夜華般,出現在了大陸東部海岸線上,助沙暴這個不起眼的勢力急速發展。

    這導致了,現在蓬海、浙寧、寒山等各方勢力都想來求“賢”。

    所以沙暴集團對外的接觸有程序有規則極為重要。

    趙蓓(女,趙氏本宗),負責蘇鴷此行安全的總負責人,而小隊中其他人也都是趙家本宗的。

    對于本宗送來的年輕軍事人才,趙宣檄也不可能過于排斥,本著‘物盡其用,人盡其職’的原則,送到翠嶼港負責對重要人員的安保工作。

    說得通俗一點,就相當于二十一世紀一些海外企業,在外面的保安力量。而蘇鴷簡單地對趙蓓打了一下招呼,然后就走了出去。

    在工廠大門口。

    穿著整齊的蘇鴷,在田家仆人的恭迎中,走到了田鎮身邊,微微欠身道:“田叔叔,你來了。”

    田鎮聽到蘇鴷的稱呼,嘴角露出勉強的笑容,點頭說道:“鴷兒。”

    蘇鴷很順從地跟隨田鎮坐上車,這讓前來迎接的人松了一口氣。在大家最壞的預案中,莫過于這位年少的長城,直接拂了田鎮的面子。

    這年頭,似乎是由于天下格局過于紛擾的緣故,蓬海內口氣很狂的年輕人可是有很多很多的。

    而年少便是長城的蘇鴷在面對田鎮時,舉止溫良、宛如沉香的氣質,倒是讓隨性而來的人感到很詫異。

    但是田鎮在注視蘇鴷時,則一直是屏住呼吸。旁人不知曉蘇鴷,他當年可是見到蘇鴷飛襲大廈之姿,眼下竟是將鋒芒隱起來了。

    ……

    車隊向西行駛,田家的祖地是薛郡,距離翠嶼港大約是二百五十公里直線距離。

    一路上,田鎮盡管想說什么,例如‘工廠內的工裝要換一下’‘最好不要內裝里面藏戰服’之類的要求。

    但是話到了嘴邊,田鎮咽了下去。一言不發的蘇鴷,身邊仿佛有一種讓人生畏的氣場。

    ——其實就是專注的氣場,很多做事認真的人都有。

    但是得知這個內向專注的人“殺過人”,那么再看這種神態專注的樣子,就感覺這是煞氣了。

    田鎮簡略地對蘇鴷吩咐了幾句。然后拿起電話和田家那邊的人通訊,通知“自己已經把人帶過來”“你們可以做安排了”之類的話。

    四個小時后。蘇鴷走下車后,系了一下衣服,將戰服遮了一下。

    而與此同時在蘇鴷周圍,沙暴集團外事部的人員也下車了,他們拿著通訊周圍的情況。

    在田家大廈兩公里外的一個金屬橋梁頂端,身穿戰服的戰士,啟動了光學隱身的技術。在橋梁高處風聲很大,戰士猶如透明雕塑端著槍械。

    而下方橋梁上做生意的小販,自行車、馬車與來來往往的路人,都沒有發現頭頂上的存在。

    這位戰士用狙擊鏡看著路過車道的田家車輛,扶著嘴邊的麥說道:“這里是鷹三,我已經抵達觀察區域,現在是隱蔽狀態。”

    在蘇鴷身邊的趙蓓抬起手摸著自己耳邊的設備:“很好,注意道路上是否有可疑車輛,其他人員請在五分鐘內抵達自己陣位。”

    “是”通訊中傳來了二十個隊員的應諾聲。

    蘇鴷扭頭看著這個身著男裝,如臨大敵的丫頭。旁白:其實趙蓓比蘇鴷大兩歲。

    蘇鴷拍了拍她因為緊張而挺得筆直的背:“不要緊張,這次赴會,最多最多是,有些人對我不服氣。我退場就是了。”

    趙蓓被蘇鴷拍背如同受激一樣顫了顫,然而努力穩定了腰桿,努力做出一副鎮靜的樣子:“大人,請您自重,您是長城,對您的冒犯,就是對沙暴的冒犯。”

    蘇鴷看了看趙蓓:她的目光中有些狂熱,似乎,似乎,在這目光后,似乎還是期待這里會發生一些,沙暴被挑釁的事情。

    蘇鴷陽光地對她笑了笑:“好,那我就放心地把安全都交給你。”

    趙蓓頓了頓,似乎有些受寵若驚,語氣有些急促地回應道:“大人,您放心,我們是您忠誠的刀刃。”

    蘇鴷看著她點了點頭,若有所思。

    這位四肢修長的女孩,一身勁裝內也藏著一套高彈力的輕外骨骼,小腿上綁著槍械,一系列工具盒子掛在腰間。這是一個軍事氛圍濃厚的家庭中培養的姑娘。

    河源地區的趙氏這么培養女孩并不奇怪,因為那是大國爭霸的前沿,渭水之戰前,青年男女比例就是3:5。塞西有女子征戰的文化并不稀奇,要是學蓬海,早特么亡國了。

    趙蓓這樣的貴族女孩,在蓬海士林眼中,就是北蠻之地的瘋丫頭。而趙蓓呢,也肯定是看蓬海不順眼的。——這是地域文化的隔閡。

    蘇鴷呢,能從這個女孩滿是效忠的語氣中,聽出一股‘處下挾上’的氛圍。

    蘇鴷牽著趙蓓的手走進了禮車,這種少男少女同行的畫面,讓一旁迎賓仆人們為之一笑,卻裝作什么都沒看見。畢竟,到了這個歲數,花朵潤露,是應該的。

    然而是:蘇鴷在坐上車后,立刻手掌上移抓住了她的胳臂。趙蓓原本通紅的臉蛋,突然愕然,手臂連忙掙扎,試圖擺脫蘇鴷緊攥的手。而眼中慌亂中帶著急迫和拒絕,不是羞得,而是被蘇鴷接下來的舉動氣得。

    單手拿住趙蓓胳臂后,蘇鴷指尖的電磁通訊術,當著她的面攻破了她臂膀上的指揮系統,展開領域接過了她的信息指揮權。

    這個電子系統,都是翠嶼港的產品;而翠嶼港融家開發的系統,都是蘇鴷審批的。趙蓓緊急加密,發現根本沒作用,蘇鴷黑進去不要太容易。

    取得通訊指揮權后。

    通訊中,蘇鴷表明身份,做了任命調整,同時重新定義了每個隊長的通訊權。

    做完這些,蘇鴷正了正聲,對著安保小隊宣布道:“所有人給我記住,一切行動聽指揮,這只是和蓬海上層一次普通的會面,各位請記住第一職責是安全,任何事端越小越好。現在這里不是戰場,你們要做的不是殺敵。”

    “遵命。”通訊中一個個戰隊成員面對蘇鴷領域的鎖定,不得不給與回應。

    而蘇鴷轉過頭看著趙蓓,盯著她道:“趙蓓,你有什么看法?”而右手依舊死死握著她的左手腕。

    在蘇鴷強勢的目光中,趙蓓不情愿地抬起右手推起了自己的耳麥,在公共頻道中說道:“遵命。”

    話音一落,她的手腕立刻被放開了,并沒有別的事情發生。盡管她是有一絲期待的。

    結束通訊后,蘇鴷向上抬起雙臂,雙腿一伸了,展了一個美美的懶腰,道:“你們趙家的年輕人,不要總想著搞一些大事情。你們現在頭一熱,將來是要負責的。”

    趙蓓沉默地揉了揉自己的手腕,投向身旁年輕長城的目光中,幽怨中帶著一絲畏色。

    大爭之世,趙氏的年輕人,和浙寧的少壯派以及蓬海的狂生一樣,都有些急功近利。

    但是在追逐名利的手法上,趙氏弟子們就顯現出北地的彪悍了。他們來到沙暴集團內,發現自己被安排的位置都不高,都是暗暗藏起不滿。

    而在仔細觀察沙暴集團后,這些來自北地的俊杰們達成一個共識:那就是要想向上爬,就必須有沖突有戰爭,同時要爭取沙暴集團內某實權派的支持,那么他們才能得到發揮!

    這種逆境中奮發向上的精神和趙宣檄真得很像,讓蘇鴷不由得感嘆,真是‘一方水土養一方人。’

    趙蓓這幫人呢!雖然不敢妄想著能直接控制一位長城,卻有間接影響蘇鴷的小心思。而這幫年輕人,之所以能讓趙蓓作為此次安保行動的負責人,也就是將能用‘美人計’的可能都籌劃上了。

    之所以有這種打算,可能是因為蘇鴷在趙宣檄麾下種種作風,讓他們有“蘇鴷單純,好被影響”的錯覺。

    蘇鴷自己沒有家族,現在依附“趙家”,在這些年來對趙宣檄言聽計從,在大事上都是以趙宣檄為主。

    這就讓他們有了未來替蘇鴷做主的打算。

    殊不知,蘇鴷事事以趙宣檄為主,是因為——趙宣檄基本所有的事情,都是以光靈的意見為主。

    ……

    十五分鐘后,來到田家大廈前,蘇鴷抬起頭對身邊田鎮說道:“叔叔,這次的田家,沒有給我準備下馬威吧?”

    田鎮眉毛擠了一下,然而看著蘇鴷似乎什么都不懂的樣子。耐心解釋道:“你的成人禮是由德高望重前輩主持的。包括敫露珉總長,還有一些外國使節,我們很鄭重。”

    蘇鴷徑直走下了車,步伐有力。一身工裝雖然不符合場合,但是精氣神昂揚,讓大廈兩側的人不禁為蘇鴷讓開了一條路。

    這讓還想對蘇鴷敘述一些話的田鎮愣了愣,看著蘇鴷的身影——心中不由暗贊:“好一個少長城!”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ttvuvt.live

上一頁 加入書簽 目錄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 英雄聯盟之真三國無雙   都市之至強戰神   戰神狂婿   悶騷王爺請賜教   明神天啟錄   我做法海這些年   無限輪回狂潮   三國之我去買個橘子   軍工重器   國潮1980   圣能覺醒   日娛名偵探   精靈之時代王者   當圣主有聊天群   上門神醫   無敵養鳳系統   重生之絕世戰帝   絕世戰帝   神凰不為徒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双色球全部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