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書 > 玄幻魔法 > 歸向 > 第十一章 誰在控制? 12.7 面子,里子

第十一章 誰在控制? 12.7 面子,里子

推薦閱讀: 法家高徒   戲鬧初唐   游戲宅的異界悠閑日常   虎婿   醫品狂龍   地獄狂兵   妙手神農   最強紈绔系統   如意胭脂鋪II   修羅神帝   皇叔寵妃悠著點   妃傾天下:王爺請自重   美女總裁的神龍兵王   網游之金剛不壞   入骨寵婚:誤惹天價老公   重生地球仙尊   天價前妻   一夜危情:一夜危情:豪門天價前妻  

    在融絕宕介入地面戰爭的第84個小時,他帶著先頭作戰部隊在島嶼上進行了多次成功的穿插,沙暴集團的戰線已經全面向南推進。

    之前,海人類占據島嶼南部中央最高山峰。但是在第三天夜間,沙暴集團飛艇攜帶的遙控滑翔炸彈,對該據點的海人類進行了攻擊。

    在轟炸的掩護下,沙暴集團的機械輕步兵成功突襲,拿下了這個,對南大島全島來說都至關重要的高地。

    中部山峰的易手,代表著原本海人類在南方內陸的防御體系,已經被分割為多個獨立的部分。

    雖然海人類在南大島內陸還占據兵力優勢,但是原本機甲機動力就不足,而且戰線還支離破碎,處在被動挨打的狀態。

    沙暴集團能正對著一個個獨立部分發起進攻,在進攻中能抽調遠超過這些海人類散亂兵團的兵力和火力。

    隨后多場小戰役也證明了這一點。

    在山溝中到處都是滾落的鋼鐵機甲。由于沙暴集團現在所有單兵槍械口徑,全部變成了十五毫米

    海人類的動力裝甲在猛增的破防火力下,就如同泥盆紀的鸚鵡螺和海蝎子,面對有頜魚類強大咬合力的結局一樣。

    整個戰場四處散落的殘骸上,都有被打穿的痕跡。所有的單兵機甲上都是破散的裂口。

    這只笨重的海人類機甲部隊在山溝中完成行軍時,沙暴機甲部隊用兩倍的行軍速度完成了堵截。

    海人類在火箭彈和大口徑狙擊槍的絞殺下覆滅。而現在,沙暴集團軍團正在對海人類的俘虜進行處理。

    沙暴的作戰隊長,正在招呼著隊員快速砸毀海人類俘虜褪下的裝甲。

    這是這次戰爭中海人類和陸人類的潛規則,投降后扒光全身裝備,直接破壞裝備。次要俘虜直接綁在樹上,重要的俘虜直接帶回去。

    融絕宕從隱身中恢復過來,將身上作戰服掛著的一些草葉摘下來。他展開領域偵查了一下周圍。

    隨即好奇地看著正在被處理的那些俘虜,對一旁的戰隊隊長問道:“嗯,海人類的頭發是怎么回事?”

    隊長聽到融絕宕的詢問,走過來說道:“融長官,綠色頭發的是海人類的賤民。海人類的頭發天生缺乏色素,常年在海水中從事農業工作,容易和海藻形成共生。”

    說到這,隊長揪住一個海人類的頭發拖到融絕宕面前,啟動了微視術,說道:“您看,他們的頭發在陽光下還有光合作用現象。”

    并且指著融絕宕身邊的另一個人,說道:“那位就是貴族,初級控靈師,攝入礦物質,頭發呈現鐵離子的紅色。如果他們是中級控靈師,則會出現銅離子的淡藍色。”

    融絕宕伸出了手,帶著機械手套的手掌,捏著這個海人類貴族的下巴,而這個海人類貴族頓時感覺到奇恥大辱,滿臉憤怒,用海人類的語言叫罵。以至于旁邊的兩位士兵強行把他的手臂掰到了后面,將他所有動作控制住。

    然而幾秒鐘后,當融絕宕試圖觀察這個海人類體內法脈大致布局時。

    這個原先剛毅的海人類,滿臉不可思議,并且不再抵抗,仿佛遇到了天然的壓制,望著融絕宕,嘴里喃喃絮叨著什么。

    融絕宕對隊長好奇地問道:“他在說什么?”

    而一旁的隊長也愕然地看著融絕宕瞳孔中的金色,并且看了一下融絕宕金屬色的頭發。

    而這時候,周圍其他海人類俘虜也看到了融絕宕,目光紛紛集中到了融絕宕身上,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

    融絕宕看著這個場面,猛拍了一下正在發呆的隊長,不爽地問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隊長頓了頓說道:“海人類最上位集團的發色,因為析出單質金屬過多,是呈現金屬色,還有”他瞅了瞅融絕宕的瞳孔,小心翼翼地說道:“您的瞳孔,這些海人類認為,您的瞳色是至高職業才擁有的……”

    融絕宕愣了愣,詫異地說道:“他們至高職業?額,他們至高職業不是世襲的嗎?”

    這時候一旁海人類俘虜在嚷嚷一些話。

    融絕宕瞅了瞅這個俘虜,示意隊長進行翻譯。

    這個隊長在聆聽后,對融絕宕說道:“長官,他認為你是海人類的某個高位家族。在海人類的文化中,如果你是海人類的某個家族的核心成員,這場戰爭的性質,就是”

    在融絕宕的目光中,這位隊長低頭說道:“這就是家族和家族之間的戰爭。”

    融絕宕頓了頓,猛烈擺手說道:“告訴他,我不是什么海人類家族,我出自槍焰。”

    縱然海人類中金瞳是一個非常尊貴的血脈,但是融絕宕絲毫沒有意愿和他們扯上聯系。因為對他來說,槍焰這個名號帶來的驕傲才是最高的。

    整個大陸機械系堡壘傳承出自槍焰,整個大陸現代標準法脈教育體系出自槍焰,龍衛兵機甲戰術的締造者還是……有了這么多輝煌的光環,所謂海人類皇族血脈不是貼金了,反而是玷污。

    身為圣者嫡系血脈的融絕宕,在聽到這幫海人類在說這個血脈是海人類一方的頂級血脈,不僅僅沒有高興,反而是覺得惱怒的。

    惱怒這幫海人類,竟然敢染指槍焰秉核的出身這種無恥企圖,并不鮮見。

    ……

    這近千年來,是有很多勢力在揣測槍焰秉核的血脈,誰叫槍焰家族自家沒有清晰記錄槍焰秉核的出生呢。

    其中,輕鈞家族為了給自己搶奪融家的法脈帶上正統性。就宣稱槍焰秉核的母親是輕鈞家族的,是輕鈞家的一個叛逆少女,將家族法脈思路試在了自己兒子身上。

    當然輕鈞家族的這種宣稱,頓時遭到了東西方家族的否認,并且甚至遭到了海拉人羽煙家族的強烈抗議。

    海拉人的羽煙家族,直接給出所謂證據,說槍焰秉核的母系是來自于羽煙。

    對于羽煙家族的這種說法。額,大家是付之一笑的。在世人看來,這不過是羽煙家族為了挽回自己蒸汽歷1030年對圣索克入侵失敗的拙劣借口。

    數個小時后,沙暴集團穿插部隊在前線建立新的觀察點,將戰線突進了五十公里。而南大島上指揮所內,氣氛也變得稍稍輕松起來。

    當然,除了趙宣檄。

    現在這位少年靠在了椅子上思考。

    海人類貴族對融絕宕服服帖帖,在趙宣檄的眼中是一條極度重要的情報。

    現在連日的戰斗,讓趙宣檄實在是精疲力盡了。如果有機會結束這場戰爭,趙宣檄是斷然不會放棄的。

    而現在在趙宣檄看來,融絕宕就是一個能和海人類對話的關鍵。

    上萬年文化,讓海人類的上層形成了比陸人類還要頑固的上位和下位文化。

    海人類有著非常頑固的貴族榮耀。

    這場戰爭中沙暴集團抓捕過來的全部是小貴族以及綠發者。稍微高等的貴族自殺比例極高,就算被俘,也是一句話不說,一副堅決不合作的樣子。

    在他們的邏輯中,作為最優等的人類,怎么能向陸地的蠻夷低頭。

    盡管海人類也在這場戰爭中打得心力交瘁,其戰爭決心也依舊沒有動搖。而海人類的中低下層也在慣性等級制度下,跟著上層的命令。

    純軍事手段很難征服這種已經萌生了原始民族主義萌芽的勢力。

    地球上在應對這種情況時,是采用扶持當地威望者、建立傀儡政權的方式,來對當地局勢進行控制。

    然而建立傀儡政權,選代理人不是亂選的。若是選那些小貴族當代理人。海人類頂層一句話,就能讓這些小貴族的傀儡政權失去合法性,內部矛盾重重。鎮壓所需的統治成本,會直接讓這個傀儡政權破產。

    趙宣檄的軍事勢力雖然能在戰場上占據便宜,但是還無法打到海人類統治核心。抓不到金瞳海人類的。

    但是若是沙暴集團,金瞳海人類那就好辦了。這時候,擁有金瞳的融絕宕來到了沙暴集團,甚至現在出現在了南大島。

    這就如同幸運女神似乎再一次的,對趙宣檄撩了一下裙子。但是僅此而已,幸運女神這次穿著安全褲融絕宕對跟海人類扯上關系相當排斥。

    而在趙宣檄眼中:只要融絕宕答應配合,就算不進行傀儡統治,也能讓海人類上層在驚詫中,從傲慢的臺階上走下來,進行和談。

    只是該怎么勸說融絕宕呢?趙宣檄有些腦殼疼。

    在傲嬌地等待了數十分鐘后,趙宣檄惱怒地說道:“你,現在,如果在的話,就快點出來。”

    蘇鴷朦朧的光團跳躍了出來,訕訕地掩飾道:“我剛剛的,睡了一會,額,有事嗎?”

    趙宣檄盯著現在變得模糊的光影:“呵呵,你給自己打碼,就能躲開問題嗎?”

    趙宣檄現在所想的事情蘇鴷一清二楚,所以現在變成光團,而不是以和融絕宕一模一樣的秉核形態出現。

    當然這種欲蓋彌彰讓趙宣檄火冒三丈,直接干脆地說道:“讓融絕宕去和談,不要給我否定答案,告訴我,到底該怎么做。”

    蘇鴷光靈漸漸恢復到秉核樣貌,在思考了一會后說道:“你能打的牌非常少,要知道,他的家族和你家族級別一樣,而且現在也并非依附你。你現在的軍事工業未來要發展,也必須要依靠他們。哎,這就是無欲則剛。”

    趙宣檄沉默了數秒,默認了蘇鴷說法,然而幾秒鐘后他從蘇鴷的話中反應過來,急促問道:“我的牌很少,那就是說我還有牌?”

    蘇鴷光靈詭異地笑了笑:“當然,你還有牌,身為長城的融絕宕,對某個人很感興趣。”

    趙宣檄:“誰?”然而緊接著他反應過來,用驚訝不確定的語氣說道:“是蘇鴷?”

    在看到光靈點頭時。

    趙宣檄下意識地就想要拒絕。

    然而最終忍不住問道:“他到底想要蘇鴷什么?”

    蘇鴷光靈:“蘇鴷的法脈,融絕宕一定很感興趣。所以,你可以試著讓蘇鴷去勸說一下融絕宕。”

    趙宣檄帶上戒備的目光看著光靈:“那么蘇鴷會付出什么?”

    光靈和融絕宕是一模一樣的。所以趙宣檄此時覺得

    光靈:“法脈流至融家,額,反正蘇鴷呢的法脈和融絕宕的法脈有淵源,雙方交流……”

    趙宣檄:“夠了,你到底在幫誰?”

    數十秒的安靜后。光靈:“當然是幫你,若是你們之間的合作,都沒有所謂貴族驕傲影響,那就不至于,讓我有著這樣多余的思考。從成就角度來說,貴族榮耀是成就的基礎,也是枷鎖”

    趙宣檄吐了一口氣,喃喃地說道:“讓我考慮考慮。”

    毫無疑問,趙宣檄現在將蘇鴷看為禁臠,無論是戰力還是未來的法脈傳承,都是趙宣檄想要支配的東西。

    趙宣檄看來未來只要將妹妹配給蘇鴷,自己這一脈和蘇鴷那一脈密切聯系,將穩定趙氏在沙暴集團的主導權。

    而現在,若是讓蘇鴷以法脈為條件和融絕宕進行談判。那是讓蘇鴷和自己外的其他人產生高級別的溝通聯系。

    未來兩個有軍事潛力的工業勢力相互傳承有著密切交流的關系,這也會給自己后人的領導權留下不安定因素。

    所以趙宣檄總覺得這是一筆超級吃虧的買賣,融絕宕只是犧牲了“面子”卻得了里子。當然如果涉及到他自己的家族榮耀,他可絕對不會輕松說這是面子。

    眼下的局勢讓趙宣檄別無選擇。

    在指揮大廳中,趙宣檄反復看了看錯綜復雜的戰略地圖,然后對光靈猶猶豫豫地問道:“如果,蘇鴷不答應怎么辦?”

    蘇鴷翻了一個白眼,心里嗤道:“別人不知道,對我還裝。你這幾年一直在樹立兄長的權威,呵呵,現在裝不自信了?”

    蘇鴷光靈,回應道:“你要真舍不得,就算了。”

    趙宣檄用雙手扶額,然后兩個拳頭在桌上重重錘了一下后,右手拿起了電話,左手掌心中放射出了訊息光點。

    幾乎只過了幾秒鐘,在戰艦上的蘇鴷就接通了電話。趙宣檄在勉強露出笑容的時候,對蘇鴷介紹了情況。

    而讓趙宣檄百味雜陳的是,蘇鴷沒有一絲一毫任性,依舊是那么聽話,在認真聽完了敘述后,非常有大局觀地點了點頭:“這件事,我來辦。”

    在通訊掛斷后,趙宣檄站立在桌面前,目光中隱隱閃爍后悔,后悔自己決定是不是下的太早了,是不是可以繼續撐一撐。

    而蘇鴷的光靈在這邊不合時宜地插嘴道:“做了決定,就不要后悔了。”

    趙宣檄這時候一股遷怒轉向光靈,冷哼一聲后,蘇鴷的平等交流直接斷了。

    而在廣域靜默號,艦橋內。

    蘇鴷在發現自己和趙宣檄的平等交流第一次中斷時,心虛地摸了摸鼻子。小聲嘀咕道:“這個,我,我是不是,不厚道了。”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ttvuvt.live

上一頁 加入書簽 目錄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 戰神狂婿   悶騷王爺請賜教   明神天啟錄   我做法海這些年   無限輪回狂潮   三國之我去買個橘子   軍工重器   國潮1980   圣能覺醒   日娛名偵探   精靈之時代王者   當圣主有聊天群   上門神醫   無敵養鳳系統   重生之絕世戰帝   絕世戰帝   神凰不為徒   逆天女皇重生后   天醫仙尊在都市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双色球全部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