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書 > 玄幻魔法 > 歸向 > 第八卷 我左,你右,道異殊途 8.7 龘龘

第八卷 我左,你右,道異殊途 8.7 龘龘

推薦閱讀: 逆天九小姐:帝尊,別跑!   我是靈館館長   永恒美食樂園   美男天師聯盟   深空旅人   吞天帝尊   漢血長歌   斬天神帝   天劍嘯   諸天大道宗   南宋異聞錄   傳奇1997   我奪舍了人皇   晏少的第25根肋骨   神君有個小師妹   女配表示很無辜   超常少女正在全力破壞我的日常   洪流之歌  

    蒸汽歷1030年七月三日夜間九點到凌晨四點,這七個小時對槍焰家族的新生兵種們來說是很瘋狂的七小時。

    樹葉鎮為中心,四十公里范圍內。龍衛兵突擊兵團,對海拉人的軍隊發動了六次突擊。

    在第二次突擊中,就已經斬了海拉人整個集團軍的將軍。

    第三次突襲就殲滅了剩余的軍團指揮官,而后面三次打擊近乎武裝鎮壓。在四日凌晨,太陽還沒有升起的最后一次突襲中,海拉人四個精銳師團在無與倫比的恐懼中崩潰了

    在早上五點半,當曙光從天邊灑向大地,龍衛兵戰隊駕駛機甲加力飛到了四十米的高空中觀察戰戰國,看到了海拉人的先鋒軍團出現了潰敗的場景。

    那些圣索克的騎士以及那些高階士兵們被巨大的成功沖擊得很是飄飄欲仙,

    上午八點,某輛皮卡車上,

    圣索克重明站在車頂上瞭望幾公里外幾萬人漫山遍野散開逃亡的場面,對一旁參與行動的同僚高興聲稱:“這是騎士的勝利。”

    御獸歷時代,有單騎破開軍陣列的著名騎士。那個時代,強大的騎士被各個王國禮待,但隨著火器時代到來后,被迫蟄伏。當代的騎士們只能在傳記中追憶這種榮光。

    而今天晚上這種沖擊師團級軍鎮,讓這些軍事貴族們從心中感覺到了新時代的幸福。

    重明在自得中扯了這一句后

    似乎是覺得有些得意忘形了,他瞅了瞅一旁從機甲上走出來的秉核,立刻恭維的補充道:“今日榮耀歸功于秉核冕下的騎行。”

    重明小心觀察著秉核,戰爭的勝利讓秉核領導地位高度穩定。現在已經沒人無法在隊伍中干擾秉核的話語權。

    甚至重明自己在心中也無可遏制地生出了宣誓效忠的心思——作為帝國境內最有魅力,同時武力強大的少年上位職業者,數千年前詩歌中傳唱的英雄莫過于此。效忠于秉核的前途廣大。

    然而秉核現在似乎并沒有因為戰爭的勝利而興奮,而是非常平靜的抱著薄薄的毯子來到皮卡車的后座,示意一旁的人“自己要休息”,然后就卷著毛毯進入了夢鄉。

    【秉核只休息了五個小時,因為夏季悶熱,就醒來了,醒后立刻打開了自己的領域視角對戰場進行了觀察】

    然而在看幾分鐘后秉核就焦躁且無奈的抱怨道,“該死,兵力不足,不足”

    雖然在凌晨的突擊后,海拉人的部隊已經出現了潰散的跡象,但是在第二天下午三點鐘,似乎又恢復了秩序。潰散的海拉人又開始聚攏。

    這讓秉核很是懊惱,如果自己手頭上有一只騎兵部隊,哪怕只有三千人,就能徹底打散這只部隊。然而現在卻只能坐視這只軍隊恢復秩序。

    一旁的斯洛特問道:“冕下,這次武裝測試非常完美。事已至此,請您不要懊惱,戰爭結束后,我想陛下一定會彌補槍焰家族的損失的。”

    秉核扭頭看了看他,伸出手將額頭上被汗水黏著的銀色發絲抹到了一邊,用上認真的語調說道:“這場戰爭,我并不是為了槍焰家族的爵位而戰,而是為了還諾。我回國時對很多人做出了許諾。

    雖然戰爭是大家公認的客觀風險,但是我不會隨隨便比就逃避承諾。

    現在無論誰想要讓我失言,就要做好和我死磕的準備。哦,對了,你們放心,我也答應了你們,你們的利益,我也都記在心里。”

    【海拉人東線軍團部隊內,之所以在混亂中穩定下來,是因為五位高位職業者的抵達】

    分別是兩位堡壘、一位權柄、兩位將軍,帶著軍隊聚攏了前線潰敗的部隊。

    這五位高位職業者,現在正在為四號凌晨,東翼軍團在昨夜遭受的重創感到震驚和費解。

    在營帳內,面對跪著的一排中低級軍官,堡壘輪格斯大發雷霆:“敵人到底是什么樣子?什么惡龍,魔鬼,把情況給我說清楚!”

    四日凌晨的一系列突襲戰中,給整個海拉人東翼軍團帶來的不僅僅是指揮官死亡,彈藥以及物資的損失,還有恐慌。

    人類在恐懼中根本就無法仔細觀察,在事后回憶就會憑借感覺來描述。這些士兵描繪的突襲場面非常荒誕。

    敗的海拉士兵在描述秉核的龍衛兵的時候,至少將龍衛兵的體積擴大了一倍。同時在恐懼中腦補出尖牙利爪,噴射火焰,嚼碎人頭骨的畫面。并且由于龍衛兵是不斷跳躍閃爍出現,所以這些被嚇傻了的文盲士兵,在數量的描述上將龍衛兵的數量擴大了十倍。

    潰兵們的私下傳言,影響到了整個軍隊的士氣。增援軍團抽出了精干人員進行了聯合調查。

    【在七公里外,艾格斯將軍帶著人圍繞著的殘破燃燒的營地進行調查】

    這些軍中老手推測當晚的情況是遭到了導引火箭彈的轟炸和騎兵突襲。但是在判斷騎兵的規模時,卻沒有有找到相應的腳印。而是看到了龍衛兵長程跳躍留下的痕跡。

    五十米一個步伐的鋼鐵雙足在地面泥土上踏入能夠鋤出半米的痕跡。在石子路面上甚至鑿出了十厘米深的痕跡。在傍晚騎著馬趕到現場的將軍們,看著地面上的痕跡,臉上是滿滿的嚴肅。

    【下午四點,海拉人的四位高位職業者們通過電報進行了一次聯合商議。】

    輪格斯:“槍焰家族掌握了一種戰服技術。可以有效地彌補機械控制者體力不足的缺點。很有可能是將這種技術運用到了戰爭中。”

    艾格斯將軍回應道:“這種戰服我聽說過,非常難以制造,如果構建一百規模以上的軍隊,幾乎是不可能的。”

    輪格斯皺了皺眉眉頭,突然他聽到了什么,在身上法脈閃爍的光芒中打開了領域。

    當領域張開后,這位堡壘目光看著西邊說道:“大家注意,他們從東邊過來了,具體方位,三號坐標,十五點鐘方向,嗯,現在向著十七點鐘方向轉向了。”

    【已經在昨夜嘗到勝利果實的秉核不會輕易善罷甘休。在發現海拉人的軍團重新恢復秩序之后,準備再突襲一次。】

    而就在此時,秉核帶著休息了一個白天的突襲隊,抵達輪格斯的085,905,021三個師團附近,陡然發現,海拉人的隊伍中出現了領域,而這個領域中一道道光束竟然開始鎖定自己的隊伍。

    深知自己是在刀尖上跳舞的秉核,在發現前方不對頭,立刻命令隊伍開始向西迂回去,企圖利用龍衛兵背后西垂的太陽陽光進行掩護。

    抵達西邊陣位后,重新開始靠近突擊,在距離海拉軍陣地兩公里。龍衛兵部隊已經可以清晰額看到一些哨塔將機槍口轉了過來。

    秉核果斷命令龍衛兵發射了掛載在機甲側面的引導火箭彈對海拉人營地外圍火力點進行壓制。

    這是秉核第一次與正統堡壘的較量。當導引火箭單集群飛翔敵群時

    在輪格斯的領域上空出現了一個個喇叭,喇叭口對著地面,而尖錐則是直接指向了天空中的導引火箭彈。

    軍營中哨塔上值守的士兵根據這些光錐導引,將機炮對準了這些導引火箭彈,在彈幕掃射下。所有導引火箭彈在上空五百米的時候便被全部引爆了。燦爛的爆炸中拋射的彈片,只打傷了軍營外圍的人,并沒有對海拉人的火力點進行較好的壓制。

    輪格斯的目光瞇了起來,看著遠方靠近的龍衛兵低聲說:“這樣的領域?難怪。”

    輪格斯的半球形領域如同一個色彩斑斕的肥皂泡沫。隨后巨大的鏡面反射現象出現,將西垂的陽光返照到了龍衛兵沖鋒的方向。堪比前方突然出了一個光污染大廈。

    在隔著三公里的地方,見到情況不妙,秉核忍住了沖動,咬了咬牙,對部隊下達了撤離的命令。龍衛兵們甩了一下機械尾巴,機甲立刻集體變向繞了一個弧線,同時發射了剩余的火箭彈作為撤退掩護。——秉核:“打不過就跑。雖然很不甘心,但是不丟臉。”

    而輪格斯看著轟然遠離的龍衛兵機甲,眉頭上出現了川字,現在他知道潰兵嘴里所說的噴火的龍是什么了。

    【十五分鐘后,秉核在一輛皮卡車上,幫助三位士兵更換機甲上的零件,這三位士兵在撤離的時候機甲的一些模塊被彈頭擊中,部分電子控制系統損壞】

    騎士們正在討論剛剛的情況,同時也在悄悄看著秉核,能在數次戰無不勝多次后,發覺情況不利,立刻果斷下令撤退。這讓的騎士們中再次深入的認識了秉核。

    自少年起鋒芒畢露到了今天,秉核開始關注自己的不足。

    秉核發現,如果自己的束裝領域和傳統堡壘重合,自己的領域將被傳統堡壘的領域嚴重干擾。而且龍衛兵編隊之間嚴重依賴實時信息傳遞,如果在敵人營地中突然失去了信息連接,后果不堪設想。

    在某內河戰艦上,將機甲卸在某臨時改裝的夾板上之后。

    被輪格斯用領域瞪回來的秉核不爽的敲了一下機甲。一旁的騎士們集體看著秉核,似乎是在詢問秉核下一步怎么辦。

    秉核抬頭說道:“更換模塊。第一組第二組立刻休息,七點開始,輪流開始騷擾,不要多,就在外圍打一發火箭彈就撤離。第三組第四組第五組為攻堅隊,準備在凌晨4點和我進行一次突襲。現在返回工廠,我要為騷擾組和攻堅組的龍衛兵加載特定模塊裝備。”

    幾個小時后。

    在簡易的工廠中,一些機甲拆掉了槍械系統和榴彈發射系統,加大了翼面換上了螺旋槳發動機和火箭發射槽。

    而另一些機甲則是加大斜角翼面,加裝了能短時間爆速的火箭助推器。

    龍衛兵系統在制造之初,秉核就思考過各種戰術下,龍衛兵更換模塊的設計。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ttvuvt.live

上一頁 加入書簽 目錄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 出現錯誤!

出現錯誤!

錯誤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版權所有© 快眼看書
双色球全部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