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書 > 玄幻魔法 > 歸向 > 第五卷 君以國士待我 5.15 鐵棍猛敲

第五卷 君以國士待我 5.15 鐵棍猛敲

推薦閱讀: 逆天九小姐:帝尊,別跑!   我是靈館館長   永恒美食樂園   美男天師聯盟   深空旅人   吞天帝尊   漢血長歌   斬天神帝   天劍嘯   諸天大道宗   南宋異聞錄   傳奇1997   我奪舍了人皇   晏少的第25根肋骨   神君有個小師妹   女配表示很無辜   超常少女正在全力破壞我的日常   洪流之歌  

    蒸汽歷1028年三月。

    藍寸抵達了造船廠,接手了秉核的大部分工作,但是短時間內還無法接替秉核在戰服制造上的工作。在同等設備條件下,析金術、物質分離術等法術,秉核使用時法脈的功率是藍寸的四倍,法術精度則比藍寸高兩個數量級。

    由于戰服體系制造有多項苛刻工藝標準,秉核能達標完成的任務,藍寸需要更好更精確的設備輔助。

    但是藍寸不能接手任務的原因不僅僅是他法脈的問題。而是藍寸的知識儲備量不足,這位傳統的機械控制者對秉核搞得全新領域需要至少大半年的時間才能適應。

    而這邊,通過和藍寸的交談血薔薇家族意識到了一個現實:他們跟進的不是槍焰家族投資很久的項目,而是秉核的私人項目。注:秉核借殼上市。

    但是當血薔薇意識到上黑船的時候,現在黑船都快靠岸了。血薔薇家族說自己被秉核蒙,已經遲了,因為截止目前中期項目目標已經進行到百分之七八十了,利益產出都看得到了,怎么能說秉核在蒙他們呢?以后提這次合作,血薔薇只能自吹自己買船票的時候,自己眼光真好。

    能代表槍焰家族的藍寸很迅速的對秉核這個戰服項目背書,給了血薔薇家族承諾,未來一定會繼續合作下去,后續新的開發投資,后續技術人員更進,槍焰家族不會少人少錢。

    除開戰服項目,在海蟹港口中藍寸見識到了一系列偏門領域的工業設備,例如電力,煤化工等,被秉核整合成了一個聯合工業鏈條。

    而過去,這些冷門的工業技術只是一個個單獨的實驗模塊。每個試驗模塊都要依賴蒸汽工業體系的維持。而秉核這個是能自產自我維持同時還能復制的工業鏈。

    以藍寸這位蒸汽時代的機械控制者的視角來評價:這種全新的工業模式是大膽和天才的設計。

    藍寸非常感慨,九年前在家族工廠東張西望的萌物,如今已是驚才絕艷。

    當然,在感嘆過后,藍寸更加苦口婆心的勸說秉核早點離開這個是非之地返回家族,只是當年用擼袖子的傷疤就嚇退的秉核,今天也很難被外界的三言兩語更改決定了。

    【蒸汽歷1028年3月28日,是非來了】

    羅蘭王國的王儲克里芬和圣索克的公主彩鏡,這兩位高級訪客同時抵達了海蟹堡。

    在一片歡迎的掌聲中,威斯特為兩位國賓舉辦的宴會開始了,而各國留在海蟹港的情報組織也開始活動了。

    在宴會大廳中,頭戴金冕,身著淡金色禮服的薇莉安冕下,以主人的身份迎接著兩位年輕的貴族。當這場熱鬧的宴會正式開啟后。

    而在宴會的另一個角落,秉核則是抱著棋盤和達空這邊。達空看著秉核打開了棋盤,這位老醫牧師愣了愣。但是他又轉頭看了看四周,對秉核笑了笑點了點頭,一老一少,在宴會角落里,擺開了棋盤,而一旁的貴族看到這一幕,似乎見怪不怪。

    這是一款類似于中國象棋和西方象棋的復合游戲,

    棋子分別是小兵,火炮,軍艦,戰爭機甲。

    棋盤上分別分為河道區域,機械區域,船塢區域。生長區。當棋盤上的這些區域只有一方的棋子時,這個區域就屬于這一方占領狀態。

    基礎的小兵棋子,在機械區域停留三個回合,就會生成一個機甲棋子。在船塢區域停留四個回合就可以生成一個艦隊棋子。在生長區域停留五個回合,就會生成另一個小兵棋子。每個回合可以任意讓四個棋子挪動一步。

    在宴會的角落里,。秉核和達空打的難分難解,達空下的很慢,也許這是這位醫牧師故意的。

    而秉核在等待達空走棋的間隙中,很無聊的看著交際場的進程。

    在宴會上,羅蘭王國的王儲是無可挑剔的現充。威斯特的一位位貴族女孩,都在試圖接近著這位王儲殿下。而這位王儲殿下此時對誰都是一幅微笑的面龐,應對。

    而宴會的另一個主角彩鏡公主殿下也是芳華絕代,成為了宴會另一個焦點。

    這位公主殿下頭戴著潔白的女式帽,金色長發如同瀑布一樣下垂達到腰間,精致的鼻梁,俏麗的鳳目構建了一個完美地面龐。這位殿下身著蘭花一樣潔白的連衣長裙,香肩僅僅被一層半透明的肩紗朦朧遮擋,雖然長裙中看不到腿,但是隨著公主殿下的走動,長腿在長裙中凸顯。而在長裙的底部,金色的長靴時隱時現。

    看到這個長裙,秉核心里吐槽:“這個世界的貴族菇涼們太保守了哦,絕對領域多好啊。嘖嘖,怎么就沒有流行呢?哎,如果尼龍絲襪能夠出來,世界才會變得更加美好。

    對自家的公主殿下,秉核在表面的上還是給與了尊重。但是秉核也就只是打了一個招呼,

    宴會開始前,秉核就到了彩鏡公主那里,行了一個基本的貴族禮,并且貼心地說道:“公主殿下您非常忙碌,我就不打擾你了。”打完招呼后,就如同匆匆檢查完設備的機械師一樣拔腿走人,根本不愿意費勁去理解背后那位公主臉上那瞇著眼的微笑是什么意思。秉核:“或許是準備秋后算賬?那是以后的事情了”

    【達空在棋盤上再走了一步,用棋子相互敲擊著,提示秉核將注意力再次投向棋盤。】

    而在秉核思考棋局時候,羅蘭的王儲克里芬走向了秉核。達空立刻啪嗒一聲投子認輸。然后揮手讓一旁的仆人收起了棋盤。

    秉核頗為掃興的看了達空一眼,而這位醫牧師卻對秉核笑了笑,捻了捻胡子離開了。

    王儲殿下走向秉核很快引起了全場貴族們的注意。這位遠道而來的王子殿下,現在找上了話題終結者,到底是干什么呢?

    克里芬走到秉核面前,面露微笑說道:“你,就是槍焰秉核?”

    秉核一本正經的說道:“融鋼,這是我在威斯特的名字。”

    克里芬,呵呵笑了一下,說道:“融鋼先生真是如傳聞一樣年輕,有趣呢。”

    秉核鞠躬道:“能得到王子殿下的注意,在下深感榮幸。”

    克里芬:“那么秉核”

    秉核強調聲音打斷到:“是融鋼。”

    克里芬:“哦,融鋼先生,我有個疑惑,希望能從你這得到答案。”

    秉核點了點頭。

    克里芬笑著問道:“請問機械控制者能夠在近距離肢體沖突中擋住騎士嗎?”

    秉核頓了頓,隨后明白是自己展現過騎士的不少法術,但是陌生人不會當面問,熟人中有很多懷疑但是不會主動提。

    而這位克里芬現在提這個問題,明為請教,但是實際上,是想試探秉核。此時在羅蘭王子殿下眼中,進入威斯特的秉核,是在局勢中的攪局者,是必須給于警示的人。

    面對克里芬不懷好意的詢問,秉核并沒有慌亂。

    秉核在參加這個宴會前就有心里準備,雖然自己不知道對方是采取何等方式切入,不過參加宴會,秉核已經準備好了一切保險措施。例如秉核現在衣服內就穿著最新的戰服。

    而現在,當秉核面對這位王子殿下的詢問時,覺得與其自己被動解釋別人的提問,不如自己現在主動導引。‘

    反正戰服已經穿在身上了’秉核瞅了瞅羅蘭來的那幾位騎士,心里對自己解釋道:“反正也要找騎士試一試。我是為大局,是為大局,嗯,不會很過分的”

    不斷洗白自己動機的秉核抬起頭露出讓人暖暖的笑容說道:“如果王儲殿下真的想知道。我可以給您演示一番。”

    克里芬看著秉核的微笑。眼中頓了頓,面對如此陽光燦爛的秉核,覺得反常的克里芬疑惑的問道:“您?演示?”

    秉核:“殿下身邊有騎士吧。他們還能拿得動劍嗎?”

    人群此時一片安靜,宴會上所有的聲音全部停了下來,一束束目光聚焦著克里芬和秉核。當然大家看克里芬的目光是擔憂這位王子殿下惱火憤怒,而看著秉核的目光則是無聲訓斥秉核的無理和有失教養。

    在宴會角落處的達空,臉上露出笑容,低聲道:“年輕人呵!”

    克里芬抬起了手,六位騎士走上前。他從容的笑了笑,開始一一介紹道:“這是我們王國中,北方軍團第四十二師,艾戰,這位是我王國第……”

    克里芬介紹了一半就停了。因為秉核跑到了一邊,從宴會邊上個人行李中拎出了手提箱。在手提箱中是一個頭盔。還有一套防彈服。

    秉核解開自己身上的外衣,外褲,在所有的布質衣物下,露出了里面純白瓷片外殼的、緊貼身軀的戰服。在秉核解開衣服之前,宴會的貴族們甚至都沒有意識到秉核衣服內有這套東西。

    秉核摘下了發套,在一陣驚奇的聲音中露出金屬色澤的頭發,戴上了頭盔,隨后迅速套上內有鱗甲的防護服。但他即使是穿上了這些也并沒有顯得胖,而是精神十足。

    剛剛戰服并沒有啟動動力系統,因為在平常的時候,秉核穿上戰服是為了感應戰服在各種動作中的平衡反應。

    而現在,秉核在戰服后備的插槽插入了鋁電池,戰服啟動,發出了輕微的嗡嗡聲,而這個聲音經過秉核的微調后,很快變得更輕微了。

    做好了這些,秉核微笑轉身,面對克里芬和他的騎士們說道:“我準備好了。”秉核伸出猶如光滑瓷器般的白色機械手套對著幾位騎士擺了擺手。

    “咳咳,既然要比武,那就拿一些彩頭吧。”這時,在宴會的入場口,薇莉安步入會場。將會場所有的目光吸引過去。

    克里芬和彩鏡,以及一眾騎士躬身對薇莉安敬禮。這是對上位職業的必要敬意。

    克里芬說道:“冕下您說的彩頭是?”

    薇莉安看了秉核笑了笑,隨后對克里芬說道:“如果融鋼被您的騎士擊敗了的話,雙河領可以讓你的弟弟來繼承,如何?”(這是一個肥沃的領地。目前還在威斯特家族的控制下。)

    克里芬看了看這塊封地點頭說道:“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薇莉安說道:“如果融鋼擊敗了你的一位騎士,我想給他一個子爵領。只是威斯特東南那邊的子爵領,現在我沒有權利分封給他。”

    克里芬:“冕下,您說笑了,威斯特公國內的領地,我身為羅蘭人怎么能決定?”

    薇莉安依舊是笑著看著克里芬。

    克里芬頓了頓,咬了咬牙,打開了地圖,劃出了八塊威斯特南部的子爵領地。說道:“如果,我的一位騎士失敗了,你可以任意挑選一塊領地,我會讓家族召回領地上的領主。”

    就在這時候,一旁的秉核突然湊了過來,而秉核逾位的行為,讓不少貴族皺了皺眉頭。就在這個高低等級制度明顯的貴族社會,薇莉安和克里芬對話的時候周圍的貴族都站在一旁。所以秉核的冒出來很突兀。

    而在眾人的注視的目光中,秉核看了看克里芬手里的地圖,抬頭看著這位王子殿下:“殿下,如果我要是擊敗了好幾位騎士,是不是也就只有一塊封地呢?”

    克里芬對秉核露出一個“贊賞”的微笑:“如果你能擊敗多位騎士,羅蘭王國不會吝嗇,會多讓幾塊領地的。”

    秉核回頭看了看薇莉安。

    薇莉安眼神嚴厲的看了看秉核,緩緩說道:“融鋼,這里不該你說話,退下吧。”

    秉核小聲嘀咕道:“切,領地我還不在乎呢。”一邊嘀咕一邊站在了一邊。

    “哼”薇莉安對秉核輕聲警告了一聲,這句冷哼,讓秉核速度的躲到了一邊,開始檢查自己身上的情況

    將目光從秉核身邊挪開,這位冕下面向了王子殿下,禮貌的說道:“那么達成契約吧。”

    一旁的書記官將契約文書寫好,放在了兩人面前,薇莉安和克里芬簽下了字,而一旁的彩鏡則是作為公證人也簽下了字。

    薇莉安:“隨我來吧”

    這位堡壘冕下帶著眾人朝著城堡后面的花園走去。

    秉核看了看,那邊的騎士已經開始拿起了長劍。秉核思考了一下,招來宴會上一個機械師,讓他幫自己去取放在宴會門口馬車內的一項東西。而這位機械師愣了愣,再度詢問了一下秉核,確定了秉核要的東西后,立刻走了出去

    【在城堡的花園中,石質小廣場中,薇莉安如大理石雕般坐在了看臺上的主座位。而彩鏡和克里芬則是在環形看臺另外兩個對稱方位分別坐著】

    而其他的貴族也都各自形成團體觀看。甚至有一些貴族對場上開始了下注。

    羅蘭的首位騎士登場,這位騎士穿著明亮的胸甲頭戴頭盔,手持雙手重劍。這是騎士貴族們在比較技能時標準的裝備。雙手重劍雖然說是重劍(類似于德國雙手劍),全長一點八米,重量五公斤。

    而隨后秉核這邊,則是拎著兩條鐵棍入場了。兩條鐵棍長一點八米,前段是兩個羊角的凸起。這種奇門兵器一時間讓在場的貴族一臉懵逼。但是隨后一些機械師認出了這個鐵棍,并且說出了名稱——鐵路專用羊角撬。

    秉核拿在手上就和拎著塑料棍子一樣,實際上每根重量是十一公斤。這個重量級別的鐵棍和中國古代重锏一樣,必須一手一根,用雙持保持平衡的。

    羅蘭的騎士看到秉核的入場后,立刻橫起劍。

    秉核:“等等。”

    這位騎士放下劍,用勸說語氣說道:“融鋼先生,您還有什么需求嗎,我建議您多穿著一些防具。”

    秉核看了看四周說道:“你們不是六位嗎?”

    這位騎士聽到后不悅道:“融鋼先生,請你尊重你的對手。”

    秉核歪了歪頭說道:“額,我是擔心,萬一你被擊敗了,您的同伴不來了怎么辦?這可牽涉到封地的事情”

    騎士說道:“羅蘭的騎士全是好漢。”

    秉核點了點頭,手中的撬棍了甩說道:“好吧,我相信你的話。”這個棍棒揮舞的風聲,讓騎士臉上變了變。

    一旁的薇莉安冕下這時候出聲提示道:“融鋼,我在你身上賭了一個領地,你要是輸了的話,你要算好償還的方式。”

    秉核沒有理會薇莉安的提點,而是如同貓咪盯著小蛇一樣走向了的騎士。

    秉核的步伐看起來很輕盈,但是隨著機械服金屬靴底部的橡膠緩沖墊已經收了起來,靴底彈出了鋼釘,秉核的腳與石板踏步中,如同打火機燧石碰撞一樣擦除了火星。

    騎士臉上嚴肅起來,在秉核走入五米范圍內的時候,這位騎士猛然爆發揮劍,重重刺了過去。然而秉核的動作更快,從容的抬起棍子格擋一下,撬棍撞擊了這個重劍

    鐺,隨著一聲,炸耳的碰撞聲。這位騎士閣下倒退了三步。

    騎士的力量很大,秉核同樣遭受了反沖力。

    而這邊,依靠另一根棍子抵住地面的支撐力,秉核身體沒有搖晃,只是鞋底的鋼釘釘碎了的石板,石板上以鞋底鋼釘為中心,地面石磚產生了茶杯大小的蜘蛛網裂紋。

    但是秉核一步沒有退,連手臂都沒搖晃半分。那位騎士的砍擊猶如斬在古鐘上,

    而剛剛的那一擊音色,讓一旁圍觀的貴族們確認了到秉核手中不是空心的鋼棍,而是實心的鐵棍。圍觀場周圍觀瞄魔法的光芒多了幾分。

    在擊潰騎士的主動進攻后,頭盔中的秉核嘴角咧一下,隨機秉核膝蓋部位微曲,短短零點一秒不到強大的爆發力從腿部爆發。

    在沖擊中,秉核上步逼近,同時左手的撬棍掄了起來,干干脆脆當頭砸在了騎士的格擋重劍上,而右手的撬棍則是直接捅上去,這是非常簡單的動作,技巧性非常低,卻是以一力降十會。

    格斗中力量和技巧都很重要,技巧可以卸掉蠻力。但是卸力是需要快速做多個動作的。而戰斗中很多動作很快,沒時間讓很多人用復雜的技巧消除力道。

    卸力在雙方實力差距不大的情況下,將對方一口氣提上來的大力招式擋住。但是如果某一方每一招都是大力,是沒有那么多機會卸力的。

    秉核手臂上白色陶瓷裝甲的機械肌肉,猛然一伸的力道,相當于電瓶車開啟,而車頭綁住一個鐵棍向前撞擊的力道。

    面對這個力道騎士的液甲術毫無作用,液甲術上巴掌大的陶瓷板在與撬棍接觸的時候,直接被敲碎抵裂

    也多虧秉核及時收回了力道,所以秉核的撬棍只是砸半厘米隨即收回了,否則騎士的肋骨必斷,且會傷及性命。

    饒是秉核收了力道,這位騎士還是在心口受到不小沖擊。

    騎士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三四步,胸膛在幾分鐘后會有淤青出現。

    這位羅蘭騎士臉上駭然,他不禁看著秉核身上的戰服,腦中因為剛剛頭頂的猛砸巨響,而恍恍惚惚。他很難想象到,如此蠻力。就是這一身貼身的戰服竟然能夠迸發出。

    秉核舉重若輕握著撬棍擊退一位騎士后,甩了一個漂亮的棍花。

    隨后秉核將躍躍欲試的挑戰目光,轉向了人群中的那幾位騎士。而這讓氣氛一時間有些凝固。

    而就在克里芬準備張嘴打圓場說什么時,彩鏡公主卻先輕笑著說道:“這是一場貴族榮耀的較量,敗者亦存榮耀。但是退縮,這就……”彩鏡沒有繼續說但是笑容說明了一切。

    克里芬聽到這些話,原本盯著秉核,且臉上笑容僵硬的他不由的看了看一旁的圣索克的公主,這位公主扭頭也看了看王子殿下,公主殿下的臉上笑容很“真誠”。

    這位美麗的公主將話說到這個地步了,羅蘭的幾位騎士們只能硬著頭皮走下場,

    然而這些騎士在在同時走進場后,他們相互看了看則是有些猶豫,這些心里充滿榮耀精神騎士們對以多打少還有心理障礙

    而這時候秉核打破了他們的面子上的顧忌。。

    秉核將棍子戳在了兩邊的石磚縫中,將撬棍直接擠了進去,石磚被粉碎的“沙沙”“咯吱”這種類似粉碎機碾碎石子的聲音。讓在場的人心里直跳

    空出手的秉核拱手道:“我是機械控制者,但是我喜歡和騎士職業打架,我不介意你們人多”說到這秉核頓了頓用不好意思的語氣道:“人少,不過癮啦”

    聽到這句話,包括先前被擊退的那位騎士,這六位騎士臉上露出了被羞辱的表情,六騎士緩緩的站在了秉核周圍,圍成了一個戰圈,并且同時舉起了手中的劍。

    騎士們這樣舉劍,并沒有立即群毆,而是給對手最后一次機會。多位騎士圍城這種包圍意思是讓圈子內的人任選對手。當選定了那些對手其他騎士就會后撤

    秉核看了看周圍,突然邁出了腳步,沿著做左右后前順序,走了一小圈,同時手中的兩個棍子如同吊頂電風扇,直接朝著六位騎士掃過去。

    秉核主動挑釁了這六位騎士。

    而一旁觀戰的薇莉安,緩緩站了起來,她盯著場中的秉核,對機械服的力量,她很吃驚,但讓她站起來目視場中的原因,秉核身邊出現了領域。

    這個領域只有三十米的范圍,如果過去在薇莉安面前展示出來,毫無疑問弱勢的姿態,但是現在秉核領域鎖定這這六位騎士的進攻姿態,就顯得比較強勢了。

    【在花園中,這場機械控制者和多位騎士沖撞持續著】

    羊角撬和重劍清脆碰撞的聲音讓在場的人耳朵生疼,而微觀的人沒有離開現場,他們都將目光注視著花園中這場平均每秒鐘碰撞十二次的戰斗。

    在六位騎士的圍攻下,秉核持續“招架”,但是幾乎所有人都能看得出,秉核控制了戰斗的所有節奏。

    1.首先看步伐:

    秉核腳步始終保持穩重,向前邁出,向后,向左向右。步伐沒有一絲慌亂,上半身的雙棍揮舞得比電風扇還快,下半身的步伐卻總能平穩的走出。如果這時候忽略秉核雙臂的動作,只看秉核身體的重心,這個重心是沒有任何搖晃的。

    而六位騎士手中的劍每次碰撞一下,都不得不在碰撞后,后退多步,調整重心。六位騎士的重心就如同叮叮當當的風鈴,在碰撞中不斷搖曳。

    2.再看站位:

    在六個人的圍攻中,秉核始終保持和一到兩個人的接近,同時保持自己和其他四個人遠離。在秉核需要打擊某個人的時候腳步向前邁一步。撬棍剛好夠上想要打擊的人。而秉核需要躲開攻擊時,撬棍一掃,腳步向后一邁,剛好站在了攻擊者劍鋒半寸之外。在六人圍攻中始終游刃有余。秉核能完全能決定自己什么時刻能敲六個人的哪一個。

    而六位騎士占據了六個方位,想要和同伴配合進攻,剛剛準備上步同時舉劍,就被秉核直接掃一棍子后,其中不得提前退出去,而另一些則是接下來手忙腳段的抵擋。

    3.最后看雙方手持武器的狀態:

    常人對前方平舉棍子,抬起數分鐘后,棍子的末端總是會隨著手腕控制不住。而產生輕微的顫動。這是手腕拿捏不穩的現象。

    打了二十分鐘,秉核在抬手揮舞的時候,手中重撬棍沒有一絲顫動,反而更加虎虎生風了。

    而六位騎士雙手握重劍,手上的虎口都出現了紅腫。在他們被砸退后,舉劍的劍尖因為手腕酸痛而出現的搖晃,已經是非常明顯的氣力不支現象。

    【在過了幾百招后。就在騎士們動作變慢,他們即將力竭失敗的時。】

    秉核突然砸開了陣型,六人猝不及防下,被秉核雨燕疾掠般閃到了包圍圈外,這也可以看的出,所謂的包圍圈和紙糊的一樣。

    秉核沖擊力過強,而閃出圈外時,地面被釘鞋刮擦,產生了一長串火花。

    靠著鞋底彈出的鋼錐站穩后,秉核面對那些舉劍戒備的騎士們,大度的定論道:“今天之爭,勝負難料。算成平手吧。”

    花園中沉寂了一秒后,哐當一聲。為首的一位騎士丟掉了手中略帶彎曲的劍。然后沉默的走回了自己隊伍,而其他的幾位騎士也沉默的都丟掉了手中的重劍。卷刃的重劍已經是廢鐵,砸在了滿是碎石子的地磚上。這個動作,在騎士內部的圈子禮儀中,就是認輸。

    剛剛這場爭斗,秉核說平手,而這六位騎士以自身的榮譽卻無法恬不知恥說出這是個平手。但是涉及到自己所侍奉領主的賭局,他們也無勇氣口頭公開認輸。故棄劍。

    薇莉安悠悠的諷刺道:“看來,真的是難分勝負呢?”

    六個領地被秉核放棄,薇莉安心里暗暗嘆息一聲。她并不是心疼六個領地,而是遺憾秉核沒有接受封地。大領主對侍奉者封地是非常慎重的。但是薇莉安對秉核,則是想用封地將其留下來。

    而表面上薇莉安瞥了克里芬一眼。

    這位皇子臉上一紅,隨后面若無事的笑著,鼓掌說道:“今天真是大開眼界,秉核,額,融鋼閣下實力遠超騎士的”隨后他轉身朝向場下的秉核,同時開口“融鋼閣下了,請問這是?”

    而一旁的秉核摘下了戰服的頭盔,明亮的發色從頭盔中解脫出來。而微微出汗的秉核,臉頰到脖頸,微弱的法脈線條光芒。見到這一幕王子殿下口中的話不由頓了頓。

    在王子殿下愣神的一瞬間。

    說話的是彩鏡公主身旁的騎士走上前:“王子殿下,您看剛剛的較量中,誰輸了誰贏了?。”

    作為效忠于圣索克皇室的內臣,當然會及時站出來給克里芬添堵。

    克里芬回過神來呵呵笑了笑說道:“剛剛的勝負由融鋼閣下一言決之,不過在勝負之外,我想各位都知道融鋼閣下的新發明。。”

    而秉核聽到詢問,扭頭用一笑輕王侯的態度輕聲道:“這是一套輕機械服,研發的目的為戰職者提供更好的戰場行動力,利用燃料電池驅動機械肌肉,目前研究出了一點小成果。

    但是還無法大規模開發,因為制造非常繁瑣,更重要的是,每個人的身體參數不一樣,需要醫牧師進行測定調試,才能定制。嗯,其實我穿這個有些浪費了。我現在在長個,幾個月就要換一套。做這東西超累的。沒什么價值了。”

    秉核簡略的介紹,并沒有平復宴會上人們的好奇心。

    克里芬繼續追問道:“您的這個發明,能不能為我做一……”然而話還是沒有說完

    這會打斷他的是薇莉安:“融鋼先生說了,做這東西非常累”薇莉安笑著對克里芬強調了一下這個事實。

    而秉核也點了點頭。

    克里芬嘆了一口氣,很遺憾的搖了搖頭說道:“看來現在不適合談這個話題,融鋼,我很期待下一次和你單獨見面。”然而秉核對這個邀請沒有給任何明確的回應。

    至于試探和敲打,連一個線頭都沒開始,就已經胎死腹中了。現在秉核是人們眼中“天才的機械控制者”就算依舊是某些人眼里的棋子,秉核這顆棋子現在絕不是克里芬能隨隨便便能動的。

    薇莉安滿意地看了看站回到自己身后四米外的秉核。

    隨后這位冕下笑了笑對眾人點了點頭說道:“好了,既然演武結束了,大家回到大廳吧。”

    聽到薇莉安宣告結束,秉核吐了一口氣準備混在人群后面返回大廳的時候。卻發現周圍的貴族為自己讓開了一條道路。

    而薇莉安徑直走到了秉核這邊,在秉核略微后仰中,薇莉安牽起了秉核的手攥緊,拉著秉核朝著大廳走去。隨后其他人也按照身份爵位次序。依次返回了。

    宴會中是充滿等級次序的。而武力敲贏了六個騎士,秉核的次序就悄然提升了。

    而在返回大廳時,圣索克的騎士低聲對公主說道:“他(秉核)身上穿的東西,帝國境內沒有任何消息。”

    彩鏡微微點頭:“我知道”

    但隨后這位公主殿下略微思索后,有些疑惑“但是為什么,他要在這個場合中展現呢?”在公主殿下的眼中,在混亂的威斯特展現如此讓各方矚目的能力,是很危險的。

    圣索克的騎士說道:“根據帝都情報組的介紹,槍焰家的四子,從小接受的并不是很正統的貴族教育。”

    【四分鐘后隨著貴族們的后撤,仆人們開始打掃大量碎石的花園。而在燈火通明的城堡中,宴會依舊繼續。】

    只是在場的貴族們眼神都有些心不在焉。他們見識到剛剛的演示,現在很想找機會接觸秉核,具體了解了解那種新式的機械戰服發展到了什么程度。

    但是后期的宴會上,薇莉安始終在秉核身邊。

    秉核幾次想要起身去拿著飲料或水果,都被薇莉安按下了。宴會上的交際花們更是在薇莉安微笑中,不得不遠離。

    而宴會的演奏樂曲越來越單調重復(這是宴會主辦方隱晦送客的意思),半個小時后,在場的貴族們有些按耐住疑惑一個接著一個告退。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ttvuvt.live

上一頁 加入書簽 目錄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 英雄聯盟之真三國無雙   都市之至強戰神   戰神狂婿   悶騷王爺請賜教   明神天啟錄   我做法海這些年   無限輪回狂潮   三國之我去買個橘子   軍工重器   國潮1980   圣能覺醒   日娛名偵探   精靈之時代王者   當圣主有聊天群   上門神醫   無敵養鳳系統   重生之絕世戰帝   絕世戰帝   神凰不為徒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双色球全部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