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書 > 玄幻魔法 > 歸向 > 第三卷:緊張逃亡?刺激流竄!調皮游歷, 3.9 舉棋的太云 ,繼續出走的秉核

第三卷:緊張逃亡?刺激流竄!調皮游歷, 3.9 舉棋的太云 ,繼續出走的秉核

推薦閱讀: 逆天九小姐:帝尊,別跑!   我是靈館館長   永恒美食樂園   美男天師聯盟   深空旅人   吞天帝尊   漢血長歌   斬天神帝   天劍嘯   諸天大道宗   南宋異聞錄   傳奇1997   我奪舍了人皇   晏少的第25根肋骨   神君有個小師妹   女配表示很無辜   超常少女正在全力破壞我的日常   洪流之歌  

    蒸汽歷1025年十月四日。

    東大陸

    月隕盆地東北方向的,這里有一個山脈缺口。這個缺口是天然修建要塞關卡的地方。在近五十年內太云帝國在這里慢慢建造現代水泥防御設施。該地被命名為劍閣關

    在軍事要塞內十米高的水泥城墻上,

    身披長袍身著甲胄的將軍站在城樓上,在城樓下方噴著白色水霧,黑色的蒸汽火車帶著近千噸物資通過關卡,這條鐵路脈是工業國力量衍生至此的具現化

    太云帝國在一百二十年前將統治的觸角伸入月隕盆地,而動力是糧食,在經過四十年的考察實驗。太云帝國學者驗證了的只要避開玻璃死丘附近的土地,其余的地方大片土地生長的糧食就不帶詛咒。

    太云帝國在在這里的統治節點,開始布下了。

    #

    隨著火車進入要塞,半個小時內,一男一女走上了要塞的高層。這兩人赫然就是秉核在帝都看見的的炎日和皎月。此時他們兩個身穿著太云帝國祥云飛鶴禮服。

    “貫轟,貫霞,此次西行辛苦了!”將軍看著這兩位的年輕人,溫和的詢問道。這位將軍的其實是這兩位年輕人的叔父,但是太云帝國變法過后嗎,軍銜等級非常嚴格。世族的勢力被壓制。哦對了,需要提一下,月隕盆地中,二十七座死丘隔離工程就是出自貫家之手。貫家是太云境內除了朝明皇室以外法,圣索克帝國是一個腐朽,衰落的國家的。

    海拉人這么說的動機是不用解釋的。試圖挑唆矛盾,在其中取利益。

    而現在貫轟(炎日)調查結果,驗證了貫川(牧守大人)顧慮是有道理的。

    雖然圣索克帝國在東部邊陲可能非常松懈,松懈到了,一車魔礦獸能長驅開往圣索克的帝都,但是圣索克帝都的情況證明圣索克還是有精銳力量的。

    一旦發生全面對抗的沖突,對圣索克和太云來說是雙輸的局面。

    #

    貫川(牧守大人)站起來踱步到了龐大的地圖前,看著太云,圣索克,海拉,

    他頗為感嘆的說道:“貫轟啊,國策需步步為營,我國不可為他國火中取栗。”他在說“火中取栗”目光很顯然是指著北方的海拉人

    由于貫轟(炎日)接下來幾天,就要離開劍閣關,去鎬都對陛下敘述調查結果。所以貫川現在是囑咐的語氣。

    貫轟作揖垂首請教姿態說道:“請牧守大人明示。”

    貫川說道:“臥榻之側不容他人酣睡,除非無可奈何。雖然圣索克沒有進入月隕盆地大型關卡通道,但是月隕盆地距離他們畢竟只隔著幾百公里的山脈,當我們在這里如火如荼,他們肯定會有一些想法。

    所以發生一些小沖突是肯定會發生的。太云需要讓圣索克放棄這些小想法,但是!!”貫川(牧守大人)的語氣強調起來

    貫川指著帝國的地圖說道:“我們在西面不能為自己制造一個絕對的死敵。如果太云將大量物力人力放在月隕山脈中,帝國崤山以東的諸國睡著都會笑醒。而且就算我們打贏了的圣索克將其成功削弱到毫無威脅的程度。

    而最大的獲益將是北邊的海拉人,他們距離圣索克只有一條運河北方堡壘帶的阻擋,而我們距離圣索克是四百公里的山脈。海拉人力量壯大后。帝國帝國西北就不安定了了”

    牧守大人看著面前晚輩的懂事,笑著點點頭。

    貫轟點了點頭——這些想法也就是他的想法。而這也是他在交給資料后,就試圖想表達這些意思,但是他現在禮貌的以晚輩姿態做出了受教的模樣。

    #

    而事實上貫轟(炎日)絕不是向著貫川(牧守大人)求教的,而是尋求支持的。

    比如說現在,當貫轟拜訪過牧守大人后,會返回鎬都復命。他的叔父(貫川)現在就會幫他。

    貫川(牧守大人)會回傳一封信到鎬都內,牧守大人的朋友必然會有準備好辭藻幫腔。

    當貫轟(炎日)回到鎬都后,對陛下闡述同類的觀點,就能侃侃而談得到眾人的交口稱贊

    #

    作為年輕才俊,在朝堂之上,在君主面前,闡述觀點。古之傳記,多會記錄其青年時期,臨場階段口才如何了得,氣度如何,其實才俊的名聲不是僅僅靠臨場的口才說出來的,而是在臨場前就做好工作。

    那些年紀輕輕在上層嶄露頭角的才俊,在大場合,直抒胸臆之前,就確定哪些人會幫助自己,哪些人會反對自己。

    他們會事先懂事的拜訪那些會幫自己說話的人。用懂事和禮貌,讓他們幫襯自己。所謂名士,全靠同行幫襯。

    ##

    視角切回西大陸。

    秉核在御苑家族內待了兩個月。

    在秉核白吃白住的這段時間中,御苑家族也在調查秉核的身份。由于綺絢隱藏了關鍵信息(秉核腕環上的信息)御苑家族重點關注都是附近那些有騎士傳承的家族。是否出現了繼承人出走的事情。這就導致了御苑家族沒有打聽對方向。

    由于貴族之間嚴格的等級制度,以及每個貴族盡量保持矜持的態度,不會嘴碎其他家族的家務事。御苑家族打聽到的信息很少。

    御苑子爵怎么都都想不到,秉核是來自北邊伯爵家的孩子。

    #

    十月三號的時候,秉核笑瞇瞇的對著那幾個家丁見了一面(威脅老魚鉤那幾個貨),

    秉核笑嘻嘻的告訴他們,一個星期后就會給他們。而實際上呢?秉核在對家丁打包票還錢的時候。

    已經將槍焰家基礎的機械師法脈,晉級到了機械控制者級別。個人準備充分后,秉核覺得自己該從御苑家溜號了。秉核就沒打算還錢,之所以在走人前,再找這幾個人談一下這個事情,是為了的幾天后讓他們體驗大喜到大悲過山車的感覺。

    現在秉核已經將行李匣收拾好了。一把可以歸類‘微沖’速射槍械,放在箱子的最底層,幾個機械偵查蟲。當然還有一些非常簡易的機械師所用的工具。

    #

    這個大陸歷史上最早晉級中位職業者的記錄有九歲的騎士。而秉核是十二歲的機械控制者,這在大陸中是極為罕見的。如果秉核現在被抓回去,原本拍胸脯要‘嚴懲秉核’的思芬伯爵。很可能會舍不得打。只是秉核現在也不想回家。

    #

    似乎運氣都站在秉核繼續出走這邊。當秉核做好一切準備,等待機會的時候。機會恰恰來了。

    御苑家族的莊園中,響起了鐘聲。這是貴重客人到訪的訊號。三輛豪華的馬車駛入了的鮮花裝飾的大道。

    黃銅車頂,白瓷裝飾的車體,這是的波輪家族的馬車。

    但是主要客人卻并不是波輪家族的人,而是的地中海的另一端。羅蘭王國的貴族。

    羅蘭王國是圣索克帝國在地中海的盟友,兩國在大陸上有著共同的敵人和共同的利益。在五十年前羅蘭帝國和西北希曼人貴族聯邦戰爭中,圣索克對羅蘭帝國出口了大量的軍火。這其中就包括槍焰家族生產的制式步槍。

    而現在這位的羅蘭王國的客人的來到御苑家族領地。

    羅蘭王國想要購買一批挽馬。在圣索克皇室的認可下,羅蘭王國的貴族在波輪家族的帶領下來到了御苑家族。

    #

    華貴的的馬車停在了的臺階上,身著藍色長袍的羅蘭貴族走下了馬車,銀質裝飾的長靴踏在了石階上,發出了清脆的敲擊聲音。

    愈泉,丹特。是此次羅蘭王國訪客的名字。

    他來到這座莊園前,已經觀察了馬場,對御園家族培育的戰馬非常滿意,他預備要選定兩千匹挽馬。

    在御苑家族的的主大廳中的,一切都顯得非常濃重,所有的仆人,女仆都一絲不茍的在大廳中侍奉,他們的注意力都在接待重要的客人身上。

    御苑子爵和這位羅蘭王國的貴族,商談的馬匹的交貨時間,以及具體種類數量以及付款行駛后,兩人敲定了契約。而在敲定契約后。

    御園子爵為愈泉丹特舉辦了隆重的貴族晚宴。并且一一介紹了自己的子女。

    因為晚宴會持續的很久,所以而在當晚波輪家族馬車會在御園家族的仆人陪同下,將提前返回。

    而御園家族的上下,都在關注著晚宴,包括綺絢也沒工夫在這時候看著秉核。

    #

    在當天晚上,波輪家族的車夫簡單吃了一些白面包和烤肉的夾餅,看到御苑家族的護送隊到場后,準備揚鞭離開的時候。

    御園家莊園的金屬大門中,秉核領著手提箱也跑了出來,

    御苑家族的護送隊詫異的看了看秉核,但是也沒說什么。

    護送的是一輛空馬車,也沒什么重要的目標,御苑家族內仆人對秉核這個身份不明的男孩一直是不敢枉然言論。

    來到車隊后,秉核看著御苑家族的下人,張口撒謊道:“綺絢小姐讓我去一趟波輪港口,我和你們順路,進了波輪港口放我下來就行了。當然回去的時候,我會自己解決”

    說完,秉核靦腆的笑了笑補充問道:“現在,那個,應該是順路吧?”

    這些護送的家丁恍然,好像裝作聽懂了什么,讓秉核上車。

    這個家丁只能裝懂,現在子爵和少爺小姐們正在招待羅蘭來的貴族。作為下人是不敢在這個重要的場合去用這個‘小問題’去干擾子爵大人的興致。(即使是最面善的綺絢,在懲戒下人的時候,也是很殘酷的。)

    #

    莫名其妙的秉核來到了御苑家族,又荒誕的在御園家貴族們沒有察覺的前提下離開了。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ttvuvt.live

上一頁 加入書簽 目錄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 出現錯誤!

出現錯誤!

錯誤原因:Can not connect to database!

error: Too many connections

返 回 并修正

版權所有© 快眼看書
双色球全部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