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書 > 都市言情 > 僅有你令我癡狂 > 第一卷 此情誰知 第236章 嫁不成

第一卷 此情誰知 第236章 嫁不成

推薦閱讀: 女主她營養過剩   邪帝纏寵:神醫九小姐   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   星光璀璨:慕少寵妻請節制   超凡貴族   魔帝在上:盛寵腹黑二小姐   1號傲妻:宮少,別硬來   殘王霸寵:重生逆天小毒妃   大醫凌然   蠱仙奶爸   老婆大人有點拽   御天   全能千金帥炸了   邪王絕寵:醫品特工妃   山村小醫農   龍魂特工   超級武器交換系統   我是系統管理員  

    秦牧依依的想法很簡單,既然彼此都沒意見,沒必要再費時相處,不僅處不出感情,還有可能處出事情來,只有她成功的嫁人了,她才能定下心來做自己的事。沒想到秦牧依依希望快點舉行婚禮,李景然有些吃驚也是可以理解的,不過也正中他下懷,這么美的人兒,早一點娶回家去才穩妥。秦牧依依只想快點嫁人,所以才對李景然說,一切聽他的,她的話音剛落,一個聲音便悠然的響起。“哥哥,怎么是你?”秦牧依依轉身,就見初穩正斜眼看著她,表情怪怪的,好像她正在做什么偷雞摸狗的事像的。嗯,背著秦炎離來相親,這事確實也算不上光彩,但她不也是無奈嘛。“是不是很不想看到我啊?”初穩顛顛腿,然后眼神很不友好的望了李景然一眼,這小子長的到是聽周正的。“哥哥,說什么呢?我只是沒想到會在這里看到你。”秦牧依依嬌嗔的說,初穩一貫吊兒郎當的,講話一直都是隨意的很。“嗯,我也沒想到會在這里看到你?聊的挺嗨呀。”初穩又斜了秦牧依依一眼,然后將不友好的眼神再度落在李景然的身上“是秦小姐的哥哥呀,你好,我叫李景然,你坐你坐。”既然是秦牧依依的哥哥,那以后他也是要喊一聲哥的,李景然忙滿臉堆笑的起身招呼,不過這個哥哥看自己的眼神很不友好,那感覺就像是搶了他媳婦是的。“你干什么的?怎么會和我妹妹在一起?”初穩冷眼看著李景然,表情就像審犯人是的。“我們是被安排相親的。”對于初穩的態度李景然雖有不解,但怎么著都是大舅哥,那還是要表現出高姿態的,于是便實言相告,不討好了,以后搞不好就會給自己小鞋穿。“秦牧依依,你是不是不想好了,竟然扔下老公,跑來這里相親,你這樣皮我妹夫知道嗎?你到底還是不是我妹妹?”初穩邊說邊煞有介事的戳了戳秦牧依依的腦袋。初穩雖然不知道是什么情況,但相親就有點想不通了,不管怎樣先拆了臺再說,秦炎離雖然很臭屁,但初穩相信他是可以給秦牧依依幸福的人。秦牧依依太過善良,陪伴她一生的必須是值得信任的人,他覺得沒有哪個人比秦炎離更能勝任妹夫這一職,而且他也看的出秦牧依依對秦炎離用情很深,這相親又是怎樣一個梗?“老公?誰的老公?”顯然初穩的話直接沖入了李景然的耳朵,他一臉不解的看向秦牧依依,那意思是什么情況?“誰的?還能是你的不成,連對方什么情況都不了解,就出來相親,都不帶智商出門的嗎?”初穩挑眉看著李景然,一臉的挑釁之色。“哥哥,你干嗎呀?”秦牧依依沒想到初穩會用這樣的語氣對李景然,人家什么都不知情,就這樣被擠兌,真是愧對的很。“你知道你在干嘛嗎?明明都是有老公的人了,還來玩什么相親的游戲,你當這是在拍戲嗎?”初穩瞪了秦牧依依一眼。沒聽秦牧依依說和秦炎離有了矛盾,這突然的轉變到底是為了什么。“秦小姐,我沒想到會是這樣,既然你都嫁人了,這再出來相親是不是太不道德了?”顯然初穩的話李景然信以為真,他語調不悅的說。長的到到俊俏標致,卻沒想到美麗的皮囊下是如此骯臟的心,人啊,還真是不可信,這個男人既然是以哥哥自居,又一副認真的模樣,那他說的一定假不了,真該感謝他的出現,不然被騙了都不知道。“不是的,李先生,你誤會了,不是這樣的,你聽我解釋。”秦牧依依道,雖然相親并非情愿,但老公這事當真是初穩信口開河的。秦牧依依沖沖初穩投去怨念的小眼神,這位先生哥哥是要干嘛呀,好容易可以嫁了,他這么胡亂的來一通不是誠心讓人誤會。問題是誤會到也無妨,但倘若傳到吳芳琳那里,她要如何回答,又如何交代呢?“事實如此,有什么好解釋的,與其想著怎么解釋,還不如想想怎么跟你老公交到,我知道了都如此的生氣,更何況是他了。”初穩不但不停止,反而搞的秦牧依依真的是背著老公來相親的一樣。“看來我的判斷是錯誤的,沒想到秦小姐是這樣的人,我對你很失望。”李景然臉色頓時沉了下來,自己滿懷欣喜,沒想到卻是這樣的結局,是來戲耍他的嗎?“李先生,你是真的誤會了,我哥哥是開玩笑的。”秦牧依依對初穩遞過去一個眼神,意思是讓他幫忙解釋一下,她是急著嫁人的,這次要是不成功還會有下一次,不是每一次的人都能跟她對上眼的。她想嫁,就怕人家對方不想收啊。“誰開玩笑,你見有人開這種玩笑的嗎?秦牧依依,就算你是我妹妹,也不能存了欺騙,而且你騙的了今天,能騙的了永生?”初穩煞有介事的說。好么,秦牧依依是打算讓他幫忙解釋的,卻沒想到,他不解釋也就算了,還添油加醋,說的頭頭是道,能這么戲精的怕是也只有這位哥哥大人了,真是服了他了。是,她是存了欺騙,但這不也是情非得已嘛,而且她沒老公這卻是事實,也算不上是大錯吧,誰心底還沒有點不想被人知的小陰暗什么的。而且秦牧依依也想過,即便不是因為愛而結的婚,但她會認真對待已組建的家庭,使之和諧。“抱歉,沒時間陪你們鬧騰,善惡終有果,做人不要太夸張,還請你好自為之。”扔下這幾句李景然憤然離開,根本就不給秦牧依依解釋的時間。也是,這事擱誰身上也不會痛快,而且初穩一本正經的樣子,任誰都會信啊。“哥哥,你這是鬧哪樣?現在讓人家誤會了,你滿意了?”秦牧依依怨念的小眼神不斷的投在初穩的身上,今天的相親又算是黃了,到時候也不知道對方會不會手下留情不將實情告知吳芳琳。不管告不告訴,秦牧依依都要做好被吳芳琳叨念的準備。“怎么是我滿意了,該是你滿意了才會,你的心又不在那個男人身上,我這樣是在幫你,說說吧,有什么是我不知道,別試圖糊弄我。”初穩懶懶的倚靠在座椅上,一臉閑適的看著秦牧依依。“我的哥哥大人,我要嫁人,我想我應該有這個權利吧?”秦牧依依被初穩搞得哭笑不得,要是幫她就該知道她是多么希望早一點嫁掉。“沒人攔著你嫁人,我是想知道你和那小子發生了什么,粘的跟一個人似的,莫名跑來相親,定是有什么問題,我是你哥,倘若那小子敢薄待你,看我會不會廢了他,有我給你撐腰,看誰敢欺負你。”初穩一臉豪氣的說。“哥哥,謝謝你,放心,有你在沒人敢欺負我,曾經很粘是不錯,但現在分手了,我已經和哥哥口中的那小子沒關系了,所以我來相親也是合情合理的。”看了看初穩,秦牧依依道。初穩的話當真讓秦牧依依很感動,畢竟有人是站在你這方的,這讓人溫暖。“沒關系了?當真沒關系了?我是該信還是不信呢?”初穩微瞇了眼睛。“我騙哥哥干嗎?當真是沒關系了,他有他的風月我有我的春秋,彼此都是自由的,我認真的相親,卻是被哥哥攪黃了,關鍵是人家會怎么看我?”秦牧依依道。“是嗎?那好,我現在就給那小子打電話,問問他是怎么對我妹妹的,我妹妹這么出眾,那是打著燈籠都難找的的,他有什么好牛的?憑什么放棄你呀?”初穩才不信秦牧依依的說辭。初穩知道秦炎離和他系數同類人,要么不愛,要愛就是至愛終生的那種,何況秦牧依依和秦炎離有感情基礎,不可能是說分就分了的關系。初穩認為有必要跟秦炎離求證一下,他覺得秦牧依依一定隱瞞了他什么,分手?那也絕對不是因為不愛,他需要知道原因。“哥哥,不要,我告訴你,告訴你實情還不成嗎?”見初穩要給秦炎離打電話,秦牧依依忙阻止道,初穩知道了沒關系,這要是給秦炎離知道了,不知道會不會剝掉她一層皮,剝皮都還不怕,鬧騰到吳芳琳那里問題就嚴重了。“就知道你有什么貓膩,你哥我的眼睛可不是玻璃做的,眼神里都沒一點愛意,就談婚論嫁,當自己是商品啊?”初穩放下電話。“是,哥哥是神人,真是被哥哥打敗了。”秦牧依依嗔了初穩一眼道,今天倘若不跟他講出個子丑寅卯來,怕是不會放過她的。“嗯,這話我愛聽,以后就把哥哥就當偶像一樣的崇拜,說吧,我到要聽聽會是什么。”初穩翹起二郎腿,一副細聽講解的姿態。秦牧依依稍稍頓了頓,正準備張口跟初穩解釋一下自己之所以相親的原因,電話卻突突的鬧騰起來,好么,一聽鈴聲,秦牧依依就覺不妙。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ttvuvt.live
双色球全部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