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眼看書 > 武俠修真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四卷 時空迷蹤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最親近之人

第四卷 時空迷蹤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最親近之人

推薦閱讀: 狂帝的一品魔妃   女神的貼身侍衛   女神的貼身高手   嬌妻很拽:隱婚老公,寵翻天   超凡黎明   超品農民   超品小神農   萌狐悍妻   穿越六十年代農家女   萬古最強贅婿   天運貴女之寒門錦繡   陰陽異聞錄   農門小媳婦:隨身帶著APP   超神學院里的異鄉人   冷王獨寵:廢材棄女要逆天   神醫嫡女:冷王溺寵囂張妃   金牌特工:腹黑王爺獨寵妃   后宮笙色  

    最快更新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最新章節!

    虛空中身影一晃,妙法仙尊急追而至,卻已經不見了韓立等人的蹤影,只能嗅到空氣中殘存的一絲焦灼氣味。

    她神色微微一變,眼中閃過一抹陰霾,身形一閃,朝著前方追了過去。

    相隔百余里外,一片密林深處的一座八角涼亭上空,突然一陣電光閃爍,一座銀色雷陣憑空浮現而出,從中墜落下四道人影來,然正是韓立一行人。

    幾人忙穩住身形,落在了涼亭邊緣。

    站穩身形后,韓立馬上朝著四周觀察了片刻,見周圍林木深深,只有一條幽靜小道通往這里,前后都沒有他人氣息。

    “金童,你可瞧得出這里是什么地方?”韓立問道。

    “這哪里看得出來,當初我是被人押著路過而已,又不是游山玩水整個逛了一遍,現在鬼知道傳送到哪里去了。”金童鼓起腮幫子,有些賭氣道。

    “說不定,咱們已經傳送出了九元宮也不一定。”小白異想天開道。

    “小白你說你是不是又在白日做夢了,瞅瞅頭頂上那是啥?”金童一巴掌拍在小白頭頂,指了指天空說道。

    小白順著金童的手指向上望去,就見密林上露出的那片天空,依舊被一層金色結界光幕遮蔽著,很顯然,他們還在九元宮的地界。

    “九元宮上空的結界非同一般,幾乎是將這片區域隔絕開了一個小天地,我的雷陣之術根本無法穿過結界,甚至連傳送距離也被大大壓縮了。”韓立沉吟著說道。

    “看吧,你當時就應該聽本仙女的,咱直接把她干掉,不就什么事兒都沒有了。”金童攤開手,一臉不忿說道。

    “九元觀的祖師堂就在九元宮內,從之前得到的消息看,純鈞真人很有可能就駐守在祖師堂那邊。一旦這邊鬧出動靜,把他招惹過來,可就很不妙了。”韓立眉頭微蹙,說道。

    “這……”金童聽聞此言,頓時有些泄氣,遲疑道。

    “好了,現在爭這個也沒什么用,還是重新找找方向,繼續想辦法出逃吧。一旦輪回殿惹出的騷亂被鎮壓下去,我們再想逃出去,就更加不可能了。”韓立輕嘆了一聲,說道。

    “韓道友所言極是,當下還是快點尋路吧。”藍顏也忙補充道。

    這次犯下這么大的罪過,她已經不可能再繼續留在九元觀了,只能帶著藍元子逃離宗門,想辦法先逃去某個偏遠下界了。

    “現在地方都不認識了,哪里還有路可尋?”金童撓了撓腦袋,說道。

    “無妨,方才雷陣傳送之時,我特意控制法陣朝著西方傳送的,我們只要重新往東而去,就能夠回到之前走過的地方,到時候再想找到路就容易多了。”韓立說道。

    “還是主人思慮深遠。”小白由衷感嘆道。

    “我怎么覺得這些時日不見,你這家伙拍馬屁的修為越來越精純了。”金童聞言,臉上露出一抹異之色,嘖嘖說道。

    “嘿嘿,還不是老大你教導的好么……”小白見她朝自己靠了過來,頓時苦笑著說道。

    說罷,幾人就又繼續從密林中穿行而過,一路向東而去。

    過了約莫半柱香的功夫,走在最前面的韓立忽然眉頭一皺,舉起一只拳頭,示意金童等人停下來,不再繼續朝前。

    而后,他屏息凝神,豎起耳朵朝著前方探聽了過去。

    “韓道友,怎么了?”藍顏心中一緊,忙問道。

    韓立沒有立即回答,而是又仔細聽了片刻,才回過身對他們說道:

    “前方林中極遠的地方,正有人在廝殺,聽動靜人數不少,只怕是輪回殿的人被發現了,正在被圍剿,咱們不能從這里直接過去,得繞路走。”韓立說道。

    “怪了,我怎么聽不到?”金童有些疑惑道。

    聽金童這么一說,藍顏和小白也紛紛表示,自己什么都沒聽到。

    韓立心中泛起一陣疑惑,忽然眉頭一挑,想通了其中關竅,定然是自己經歷了惡尸一事后,身體出現的古怪狀況所導致的。

    “不管如何,還是先避開那里,向東南方向繞一下吧。”韓立說道。

    藍顏率先點頭,金童和小白自然也無異議,于是他們便朝東南方向折了過去。

    然而,繞開路走了片刻之后,密林身處忽然有數道遁光越空而起,朝著與他們相反的方向疾馳而去,后面緊跟著十數道人影追了過去。

    韓立幾人將周身氣息徹底壓制,小心朝著那些遁光張望了過去。

    只見后面追著的那些人,身上所穿著的全都是九元觀核心長老和弟子的服飾,而前面追著的那幾人則顯然是輪回殿的。

    這一看之下,韓立眉頭頓時一挑,心中十分驚訝。

    只見那幾人中,飛在最前面的兩人,頭上分別帶著黑色的蛟首和猿首面具,身上流傳出的氣息波動更是十分熟悉,赫然正是蛟三和武陽。

    而緊隨他們身后的,則是一個頭發披散頭戴兔首面具的男子,和一名頭戴垂紗斗笠的黑衣女子,這兩人初看之下,都覺得有幾分熟悉。

    可兩人身形都是驚鴻一瞥地閃現而過,根本不給韓立仔細查看的機會。

    處于隊伍最后的一人,竟然直接沒有任何遮掩,完全以本來面目示人,臉上掛著溫和的笑意,時不時出手攻擊一下身后的追兵,行著斷后阻敵之舉。

    其赫然正是大金源仙域的仙宮之主,陸川風。

    “他們竟然已經侵入了九元宮……”藍顏神色復雜,心中震驚不已。

    韓立幾人與他們交錯而過,不過是數息之間的事情,很快那些人就消失在了他們的視野中,前方只有陣陣轟鳴之聲,斷斷續續傳了過來。

    “看來九元宮的混亂一時半會兒是不會結束了,對我們來說,倒是個好消息,走吧。”韓立招呼一聲,準備帶幾人繼續趕路。

    這時,前方虛空中忽然蕩起一陣古怪波動,當中蘊含的氣息混雜在勁風中,傳了過來。

    韓立察覺到這縷氣息的瞬間,整個人立即僵在了原地。

    隨著這縷氣息的傳來,方才那名頭戴垂紗斗笠的女子身影,再次閃現在了他的腦海中。

    韓立眉頭緊皺,不斷回憶著那女子的身影,心跳也不禁加速起來。

    “是她嗎?真的是她嗎……”

    他猛然回頭,望向那些人飛離的方向,心頭的詢問不斷重復著。

    “韓道友,時間緊迫,你這是怎么了?”藍顏見他神情古怪,忍不住問道。

    金童也是詫異萬分,過往她可很少能在韓立臉上,看到這么復雜的神情,激動,疑惑,追憶……

    “主人……”小白也忍不住叫道。

    “我有點事情需要確認一下,不打算立即離開了。”韓立面容一肅,說道。

    “韓道友,你……這是為何?”藍顏大驚道。

    “是我一點私事,無法與你詳說。你若不愿留下,咱們就此分別。”韓立沒有過多解釋,直接說道。

    “韓道友對我和兄長有再造之恩,本想著還能報償一二,可惜現在我跟在韓道友身側,也差不多只是個累贅罷了。之后便不再繼續拖累道友了。”藍顏聞言,略一思量,便說道。

    “藍元子的神魂基本已經無恙了,之后需要如何做,一會兒你進了花枝洞天詢問啼魂就好。”說罷,韓立抬手一揮,一道銀色光門隨即出現在了她面前。

    藍顏朝韓立欠身施了一禮,走進了光門之中。

    “主人,我們為何突然不走了?”金童見銀色光門關閉,開口問道。

    “在方才輪回殿那幾人中,我感受到了一縷故人氣息……雖然與當年已然很不相同了,但是其給我的感覺卻能觸動我識海最深的印記。即便不是她,也定然與她存在某種關系。”韓立略一沉吟,如此說道。

    “她?是什么故人,值得你如此冒險?”小白忍不住問道。

    “她是我最親近的人。”韓立眼底露出一絲笑意,說道。

    金童雙眼慢慢睜大,心中更是驚訝萬分,若說之前的表情她還鮮有所見,那么此時韓立的眼神,則是她從來沒有見過的。

    “既然是對你如此重要之人,那咱們便追上去看看。”金童目光一閃,說道。

    幾人正說話間,頭頂上方忽然又有兩道遁光飛掠而過。

    韓立心頭一緊,忙小心查看過去。

    只見那兩道人影他也不陌生,一個正是百造山山主霍淵,另一個則是赤夢。

    不過,那兩人的注意力,似乎也都留在了追蹤蛟三一伙人身上,并未發現藏身下方密林中的韓立幾人。

    “他們怎么也進來了?”小白見他們飛遠了,才松了口氣,說道。

    “看樣子是跟著蛟三他們來的,只是他們不給九元觀幫忙,反倒是這么鬼鬼祟祟地跟著,只怕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韓立說道。

    一語說罷,韓立心中一動,隨即一揮手,重新撐開了銀色光門。

    藍顏從中緩步而出,臉上神色仍是有些忐忑。

    “安頓好了?”韓立問道。

    “啼魂道友都交待好了,多謝韓道友。”藍顏再次施了一禮。

    “那就好,你之后沿著我們本來的方向繼續前行,應該就能到達九元宮的邊緣區域了。”韓立說道。

    藍顏翻手取出一枚玉簡,遞給韓立,說道:

    “這里面的記載的地圖,只是我了解的部分九元觀的區域分布,時間倉促,繪制的很不詳盡,希望等你們出了九元宮,能幫到一二吧。”

    “多謝。藍道友,那咱們就仙途路遠,有緣再見。”韓立接過玉簡,由衷說道。快眼看書小說閱讀_www.ttvuvt.live
双色球全部和值走势图